書名:藍空

原文書名:


9789869529983藍空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9529983
    戀小說 (3PL087)
  • 定價:

    300元
  • 作者:

    晨羽
  • 頁數:

    352頁
  • 開數:

    14.8×21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180108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180108
  • 出版社:

    城邦原創(城邦)
  • CIP:

    857.7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商品簡介


博客來╱金石堂╱誠品 排行榜TOP1暢銷作家
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•晨羽
最溫暖的筆觸,訴說最溫柔的傷

★全新修訂典藏版,特別收錄新寫番外〈他的背影〉,完整感動一次擁有
★大手繪師NIN操刀封面插畫,書封並選用高級紋路美術紙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的天空,就在他的那雙眼睛裡,
因為有他,我才終於想起怎麼飛翔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「你說的那種單戀,是什麼感覺?」
「像是被針刺到一樣吧。」
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。
「如果有一天,妳也遭遇了一段看不見結果的感情,就會懂。」

曾經讓別人痛苦哭泣的我,沒有資格獲得幸福。
就算我想忘記,對方也不會遺忘,永遠會有人替我記得我的錯誤。

直到我遇見逸光,和他在一起的時候,我又可以笑了,
我感覺自己彷彿從他手上借來一段光亮的幸福。

然而逸光的驟然離去,令我跌入了更幽深的黑暗,
膨脹的思念與罪惡感讓我無力前行。
有人告訴我,如果忘不了過去,那就不要忘,
這世上沒有誰不是帶著傷口與遺憾度日。

我想為逸光做點什麼,
我想實現他的夢想,我想看見他對我笑,儘管只可能會是在夢裡。

於是我為了逸光的夢想努力不懈,為了他站上舞臺歌唱,
為了他接近那個他最親密的人,
那個和我一樣沉浸在悲傷裡的男人,那個我最不該喜歡上的男人……

內文試閱
「卡門」是位於市區的一間著名Pub。
這間Pub最大的賣點是擁有一群優秀的駐唱歌手,店內幾乎天天座無虛席。老闆是我們學校畢業多年的校友,過去也曾是卡門的歌手,後來直接出道,至今在演藝圈依舊活躍。
由於不少當紅歌手跟音樂製作人皆是自卡門展露頭角,因此這間Pub十分受業界矚目,只要成為卡門的駐唱歌手,知名度往往能在一夕之間暴增,與唱片公司簽約的機率也大為提升。
許多熱愛唱歌或想踏入演藝圈的人,都將「成為卡門的駐唱歌手」視為首要目標,甚至有「不必參加經紀公司的甄選,也不用報名歌唱比賽,只要成為卡門的歌手,就等於拿到一只唱片合約」這樣的傳言,讓那些渴望躍升為明日之星的人趨之若鶩。但卡門的歌手徵選標準相當嚴格,除了歌唱實力,還要具備出色的群眾魅力,才可能受到青睞。
逸光國中時和學長一起去過卡門,當時在舞臺下欣賞卡門的老闆表演時,他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幾度熱淚盈眶,從此便下定決心,期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站上那個舞臺。
而在我跟逸光相遇後,這個願望就變成了我們兩人共同的夢想。
然而,即使我也喜歡唱歌,對於實現夢想的熱情卻遠遠不及逸光。
看著他為此持續不懈地付出努力,我不禁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有資格,是否真能夠跟上他的腳步,更害怕會離他越來越遠。
迷惘的時候,只有逸光的笑容能令我暫時什麼也不想。雖然他像個孩子,但在感情方面,反而是我比較依賴他。
我只是想一直待在他的身邊而已。

「莫子,妳今天會來社辦嗎?」兔子學姊在電話裡問我。
「怎麼了嗎?」
她吃吃笑,「我們有重要的事必須找妳商量,下課後記得把逸光也帶來。」
通常學姊用這種神祕兮兮的語調說話,就代表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事。
果不其然,我跟逸光一踏進社辦,就發現大家都等著我們,如此陣仗讓逸光都嚇了一跳。
「我們有件事想拜託小莫,所以才把她請來,你這個男朋友也聽聽吧。」Summer社長說。
「什麼事?」逸光滿臉好奇。
社長看向我,微微一笑,「小莫,妳知道校慶那天我們吉他社要表演吧?可以請妳和我們一起登臺,代表吉他社演唱嗎?」
聞言,逸光驚喜地喊出來:「真的?要讓莫莫上臺?」
兔子學姊點頭,「沒錯,莫子不但是校花,又那麼會唱歌,好聲音不該被埋沒,目前只有我們知道她會唱歌,這樣不是太可惜了嗎?所以我們想給莫子一個表現的機會,同時也能使更多人注意到吉他社,一舉兩得。」
我身子一僵,遲疑地開口︰「可是我並不是吉他社的成員。」
「沒關係啦,反正妳又沒有加入其他社團,不成問題。」波波學長擺擺手,「逸光,你認為怎麼樣?」
「超酷的,我覺得這個主意很棒!」逸光興奮地拉住我,「莫莫,妳就代表我們社團上去唱吧,我也想看妳站上舞臺。除了妳,沒人可以勝任這個任務!」
「臭小子,你很噁耶,搞得像是你要上臺一樣。」康康學長斜眼睨他。
「就是,好像在你眼中莫子永遠是第一。」兔子學姊笑了。
「那當然啦,對我來說,這世上最美的聲音,就是莫莫的聲音。」逸光一把將我攬進懷裡。
「太閃了,我的眼睛要瞎了!」波波學長哀號。
「竟然膽敢在我面前卿卿我我,找死啊?」康康學長的額角冒出青筋,轉頭怒瞪社長,「Summer,社規再加一條,禁止白目情侶放閃,否則一律逐出社團!」
「學長幹麼這樣,我也很愛你呀!」逸光張開雙臂奔去,康康學長驚恐地左躲右閃,同時飆了幾句髒話,引來一陣笑聲。
我不曉得究竟該不該答應這個請求。要是拒絕了,逸光和大家肯定會很失望吧?
「小莫,沒關係,妳不用急著決定,好好考慮一下。」阿晉學長似乎看出我的猶豫,體貼地說。
我點點頭。

回家後,我重重撲在床上,一動也不動。
胸口的鬱結令我有些喘不過氣,於是我又起身打開落地窗,走到陽臺吹風,接著不自覺地唱起歌。
我唱著王菲的〈我願意〉,舉目仰望藍天,不久,優美的鋼琴聲從隔壁傳來,我驟然停止歌唱。那旋律正是我方才唱到的段落,也就是說,對方正在為我伴奏。
即使我不再出聲,對方依舊繼續彈奏,我的臉頰頓時一陣熱,沒想到會被那個人聽見我在唱歌。
彈完整首〈我願意〉後,琴音止歇。我忍不住朝隔壁探頭,莫名覺得緊張,想著對方會不會也來到陽臺,但始終沒有看見半個人影。
我的心裡升起一絲落寞,卻也對那個人更加好奇了。

翌日,我去吉他社的社辦找逸光,然而只有阿晉學長待在社辦裡彈吉他。
「嗨,小莫。」他揚起一貫的溫和微笑,「其他人去買東西,等等就回來了。」
我點頭,在學長旁邊坐下,「這次校慶你要表演什麼歌?」
「我跟Summer還有波波打算合奏Jason Mraz的歌,其他歌曲康康他們還在討論。我們想讓妳上去唱一段,由逸光替妳伴奏。」
我沒什麼反應,於是他放下吉他,認真打量我,「小莫,妳還在猶豫嗎?是單純因為緊張,還是有其他原因?」
我心頭一凜,「什麼意思?」
「沒什麼,我只是想起高中時發生的事……是不是因此才讓妳對登臺演唱有所遲疑?」他抿抿唇,「如果妳很在意的話,那麼……」
「阿晉學長。」我面無表情打斷他的話,「這跟那件事沒有關係,為了吉他社,我會好好唱的,請你不用擔心。」
「意思是妳答應了?妳真的願意上臺唱歌?」他訝異。
「對。」
他呆了呆,語帶歉然,「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提起會讓妳不愉快的事,我只是……」
「沒關係,我明白。」我扯扯嘴角。
「大家知道一定會很高興的,尤其是逸光,鐵定會樂翻。」學長說完,其他人正好回來了。
得知我答應參與演出,逸光喜出望外,開心地說要努力練習吉他,社長也慎重地握住我的手,「小莫,謝謝妳答應,妳的加入對我們來說是如虎添翼。」他神祕一笑,「為了感謝妳的幫忙,我會送妳跟逸光一份超級大禮。」
「為什麼只有他們有禮物?我們咧?」康康學長抗議。
「別跟學弟妹計較。」社長笑意不減,「你們兩個好好期待吧,我保證你們會喜歡這個禮物的。」
我跟逸光疑惑地對望一眼。

「社長到底要送什麼大禮給我們?」晚上,逸光來我家練吉他時忍不住猜測,「是要請我們吃大餐嗎?」
「這樣的話,不必說得這麼神祕吧。」我笑著看他彈奏。
「也是。」逸光點頭,指指桌上那張列印出來的歌詞,「莫莫,妳可以唱唱看接下來這段嗎?」
「好啊。」我不假思索,跟著吉他的旋律自然地哼唱出來。
唱完之後,他問我:「妳唱過這首歌?」
「沒有,只是聽過而已。」
「所以妳第一次唱就能唱得這麼好?太厲害了,這邊的轉音我無論怎麼練都練不好。」他欽羨地喟嘆,「光是聽過就能學起來,莫莫妳果然是天才!」
我微微一愣。
「那到時候我們要表演什麼歌?妳有特別想唱的歌嗎?」他接著問。
「沒、沒有。」我低應,壓下從心底湧出的倉皇。
「不能說沒有,這一次主角是妳,當然要選一首最適合妳唱,而妳也喜歡的歌。」他認真思索半晌,一個彈指,「有了,王菲!我常聽妳哼王菲的歌,就選她的歌吧。妳想想要唱哪一首,決定好就趕快告訴我,我們才可以先練習。」
逸光笑容滿面的模樣,讓我的喉頭一陣乾澀。面對他的提議,我除了點頭,還是只能點頭。
隔天早上,當我準備下樓倒垃圾時,隔壁又傳來琴聲。
發現是王菲的歌曲,我不禁停下來專注地聽,聽到後面,眼眶竟有些酸澀。
為什麼偏偏剛好是這首?
我就這樣站在門口,直到對方彈完。過沒多久,隔壁的鐵門響起門鎖被打開的輕微聲響。
我下意識退回屋內,很快聽見有人快步下樓。
是彈琴的那個人嗎?
我探頭望向樓梯下方,一個高䠷身影閃過,我來不及看那人的臉,連是男是女都不曉得。
考慮許久,最後我拿起手機,撥給逸光。
他立刻接起,電話那頭隱約有其他學長的說話聲,「莫莫,怎麼了?妳要來社辦嗎?」
「嗯,我已經決定好唱哪首歌了。」
「真的?」他開心地喊,「那我跟社長說一聲,妳忙完後就到社辦來。」
通完電話,我靠著鐵門,仰頭深深一嘆。
就這樣吧。
多年後,在這個時機又聽到這首歌,或許不是偶然。就當作連陌生人都希望我能走出去吧。



校慶當天,我和所有吉他社社員聚集在表演舞臺的後臺,進行演出前的準備。
我把水瓶遞到兔子學姊面前,「要喝水嗎?」
「不了,我怕等一下在臺上尿急。」她哭喪著臉。
「明明不是初次上臺還緊張成這樣,沒用!」康康學長嘲笑。
學姊立刻反唇相譏︰「少來了,我剛才看到你偷偷在自己的手心寫了三次『人』字,你也差不多。」
相較於學長姊們的焦慮,逸光反而看似冷靜地坐在角落練吉他。待我走近後,才發現他神色緊繃。
他對我苦笑,「妳相信嗎?這是我第一次在全校同學面前表演,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像平常一樣就好,但看到臺下有那麼多人,我還是沒法不緊張。」
「這很正常,加油,你可以的。」我為他打氣。
「嗯,我會加油。」說完,他忽地睜大眼睛,脫口喊出︰「莫莫,妳今天好漂亮!」
突如其來的讚美讓我的臉頰瞬間一熱,康康學長放聲大笑,「這小子怎麼這麼搞笑?
「居然現在才注意到莫子的打扮,你也太誇張了。」兔子學姊搭著我的肩,「難得上臺表演,不盛裝登場那怎麼行?等等臺下的所有男生絕對全都會為莫子瘋狂!」
之後,學長姊們率先上臺,留下我跟逸光兩人。
他仍不時深呼吸,我握住他的手,再次鼓勵︰「你練習了這麼久,表演一定會很順利。」
「是啊。」他回握住我的手,「只要有莫莫在,就不會有問題。」
接著,他飛快地在我唇上一吻。
社長返回後臺喚我們出場,逸光加重手上的力道,拉著我一起踏上舞臺。臺下的學長姊們高聲替我們加油,逸光放開我的手,準備替我伴奏。
我站到麥克風架前,環顧人群,然後深呼吸,閉上雙眼開始演唱。

我從來不曾抗拒你的魅力
雖然你從來不曾對我著迷
我總是微笑的看著你
我的情意總是輕易就洋溢眼底

睜開眼望向遠方,我隨著逸光的吉他聲投入歌曲。

我曾經想過在寂寞的夜裡
你終於在意在我的房間裡
你閉上眼睛親吻了我
不說一句緊緊抱我在你的懷裡
我是愛你的
 
我愛你到底
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
任憑自己幻想一切關於我和你
你是愛我的
 
你愛我到底
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
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愛你
深深去愛你

(〈矜持〉詞︰許常德 曲︰郭子)

吉他聲止歇,臺下響起熱烈的掌聲,兔子學姊紅著眼眶拚命拍手,學長們也不斷揮手叫好。
逸光高興地拉著我,我們一同朝觀眾鞠躬。
回到後臺,他用力抱住我,狂喜地喊︰「莫莫,看到了沒?大家都喜歡妳的表演,我就知道妳出馬絕對沒問題!」
「我快喘不過氣啦。」我失笑,摸摸他的臉,「我去一下洗手間,你先和學長他們會合。」
「好,我等妳過來。」
幾分鐘後,我站在廁所的洗手臺前,忽然有人叫我:「李莫。」
兩個女生向我走近,其中一個是之前在書店撞到我的那位高中同學。
她的眼神毫無溫度,語氣冰冷:「妳居然還敢上臺唱歌?」
我默默洗手,沒有回應。
「現在妳過得很幸福了?像以前那樣深受大家喜愛,很開心吧?」她瞪著鏡子裡的我,「我看妳根本沒有反省,別忘了,妳以前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差點害死一個人!」
見我仍無動於衷,她嗤笑一聲,「恭喜傳說中的美聲小天使又找回掌聲嘍,不過我很好奇,害別人失去幸福的人,究竟可以幸福到什麼時候?我相信不是沒有報應,只是時候未到。妳男朋友不曉得妳醜陋的過去吧?妳最好別讓他知道,不然我保證,他肯定會能離妳多遠就離妳多遠。」
她們走了之後,我握著水龍頭,深深吸了一口氣,卻阻擋不了湧上眼眶的酸楚。

校慶活動結束,我跟逸光牽著手在校園裡散步。
「這幾天過得太緊繃,總算可以睡個好覺了。」他伸伸懶腰。
「誰叫你都練習到凌晨?晚上就別去慶功了,早點休息吧。」我說。
「不行啦,康康學長會殺了我的。」他笑著搔頭。
那個女孩說的話在我腦中揮之不去。
即使逸光的笑容就在眼前,我依然無法打起精神,內心反而更為不安。
「莫莫,妳發什麼呆?」見我恍神停步,逸光整張臉湊了過來。
「沒事。」我趕緊擺擺手,突然發現有不少人往吉他社社辦的方向跑去。
隨著人數越來越多,逸光疑惑地正要開口,這時他的手機響了。
「誰打來的?」等他結束通話後,我問。
「社長,他叫我們現在去社辦,我還以為他已經回家了。」
抵達社辦時,門口的人潮擁擠到令我們難以踏入,女孩們都雀躍地尖叫著。
我跟逸光好不容易擠到前面,康康學長透過窗戶看見我們,立刻開門把我們拉進去,再迅速關門。
「學長,怎麼回事?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門口?」逸光撥了撥凌亂的頭髮。
康康學長一指講臺,撇撇嘴,「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?你這傢伙真的很狗屎運。」
社長就站在講臺旁,而他對面的那張課桌上坐著一個陌生人。
那人身材高䠷,戴著白色帽子跟褐色墨鏡,視線落向我們。
「逸光、小莫。」社長微笑,「這就是之前說好的,我要送給你們的大禮。」
那人摘下墨鏡對我們揮手,我跟逸光不敢置信地傻愣在原地。
是卡門的老闆,小白學長。
「莫子,是不是超級大驚喜?」早已陷入瘋狂狀態的兔子學姊激動地拉住我。
逸光張大嘴巴盯著小白學長,不久居然整個人癱軟在地。
「喂,你也太誇張了,你不是一直很想見小白學長嗎?機會難得,你還不振作一點?」波波學長笑著拉起他。
「為為為什麼?這、這到底……」逸光語無倫次,比剛才上臺表演時還要緊張好幾倍。
看著我們兩人的窘態,小白學長沒有說話,含著笑意的深邃眼睛十分迷人。
「外面也太吵了,是誰放消息出去的?」被尖叫聲吵得受不了的康康學長滿臉不耐,「虧小白學長還是偷偷進來的,被我抓到是誰走漏風聲,我就踹他屁股!」
「算啦,門鎖好就沒事了,誰叫我們的大明星校友回來了呢?」說完,社長拍拍小白學長的肩膀,「夠了,學長,不必裝模作樣了,你再不講話,我們的逸光學弟就要昏倒了,顯露出你的本性吧。」
小白學長一扭肩膀甩開社長的手,沒好氣地瞪了社長一眼,「你幹麼這樣毀我形象?」
「為什麼社長會認、認識……」終於稍微恢復言語能力的逸光吞吞吐吐。
「我們認識很多年了,只是沒跟你說過而已。這次校慶我邀他回來,他也難得能抽出時間。
其實我最主要是想讓你跟小莫和他見面,想進卡門的話,總得先見見老闆吧?」
「社長……」逸光幾乎快哭出來了。
「Summer,你很過分耶,這麼不得了的事你竟然連提都沒提過!」兔子學姊忿忿說。
「好啦,抱歉,不過今天的重點不是我,是逸光跟小莫。」社長苦笑,「我已經幫你們爭取到在卡門老闆面前表演的機會,就只有這麼一次,你們一定要盡全力,知道嗎?」
「只有逸光需要唱,她不用,直接來卡門吧。」小白學長對我燦爛一笑,「要不要今晚就來卡門駐唱?」
所有人驚呼出聲,社長笑罵︰「好啦,學長,他們是真的很想進卡門,你別開玩笑了。」
波波學長也說︰「小白學長,很遺憾,小莫名花有主了,早就死會嘍。」
「死會也可以活標。」小白學長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。
「學長,你再不正經點,我就要跟小海學姊告狀了。」
社長此話一出,場面瞬間安靜下來,大家都驚恐地看著社長跟小白學長,彷彿社長說了什麼可怕的話。
小白學長愣了,「什麼意思?」
「小海學姊知道你回來學校,特地打電話給我,要我代替你的經紀人好好盯著你,以免你又到處招惹學妹。如果你真的亂來,她要我馬上告訴給她。」
社長笑嘻嘻拿出手機晃了晃,小白學長馬上收起前一刻的輕浮態度,正色對我跟逸光說︰「好了,不是要唱歌嗎?快唱吧。」
「真的可以?」逸光的聲音在顫抖。
「當然,唱吧。」
「那、那就莫莫先吧,我……」
小白學長搖頭,堅定地指著逸光,「你先。」
逸光一怔,乖乖拿起吉他,深吸一口氣,「那我帶來我的自創曲,希望學長能給予指教。」
說完,他開始演唱,雖然起初顯得相當緊張,但很快就進入狀況了。
他所作的曲子旋律輕快,歌詞也活潑逗趣,大家都不自覺地跟著節奏擺動身體,逸光似乎因此更加放鬆,也更加勇於大膽展現,盡情發揮所有實力。
逸光的音樂讓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,社辦裡充滿歡樂的氣氛,演唱完畢,大家報以熱烈掌聲,連小白學長也在鼓掌。
小白學長微笑稱讚:「真的很棒。」
「那他有機會成為卡門的歌手嗎?」社長問。
小白學長思索半晌,點點頭,「有機會。」
全場歡聲雷動,逸光激動得眼眶泛淚。
「再來就是莫子了!」學姊雀躍地說。
「對,換莫莫唱了。」逸光把我拉過去,「學長,請你一定要聽她唱,莫莫她──」
「她不必唱。」小白學長淡淡說:「你們上臺表演的時候,我就已經聽她唱過了。」
「那莫莫可以嗎?她也有機會進卡門嗎?」
面對逸光的追問,小白學長先是瞧了我們一會,而後轉頭跟社長說了幾句悄悄話。
接著,社長拍拍手,高聲宣布︰「各位,小白學長接下來有事情要處理,除了小莫,所有人請離開社辦,謝謝合作!」
大家十分納悶,波波學長驚訝地問︰「小白學長,你該不會真的對小莫有意思吧?」
小白學長故意露出奸笑,但社長立刻撇清,「不是,他只是有問題要單獨問小莫。逸光,你在外頭等,麻煩康康跟阿晉待在門口看著,別讓任何人進來。」
轉眼間,教室裡只剩下我跟小白學長,我不由得感到侷促。

作者簡介


姓名:晨羽
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,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,但心頭仍充滿暖意。
居住於馬祖南竿,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。
迷戀紅茶、藍色、音樂、電影、說故事。
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。
著有《黑白猜不猜》、《噓,木頭人》、《剪刀石頭布》、《長夜》、《十二夢》、《春日裡的陽》、《溫柔時光》、《紙星星》、《姊姊》、《來自天堂的雨》、《月亮先生》、《載著流星的人》、《別來無恙》、《藍空》、《深海》等暢銷愛情小說。

個人專頁:www.popo.tw/users/peddys/books
FB粉絲團:晨羽小小窩 www.facebook.com/150242531673796

相關著作:《深海》《黑白猜不猜》《噓,木頭人》《噓,木頭人【限量番外書衣版】》《剪刀石頭布》《長夜》《長夜(書衣+筆記本珍藏版)》《十二夢》《十二夢(雙面書衣珍藏版)》《春日裡的陽》《溫柔時光》《紙星星》《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》《姊姊》《來自天堂的雨》《來自天堂的雨:番外—來自天堂的雪》《月亮先生》《載著流星的人》《別來無恙》

繪者
姓名:NIN
台灣藝術大學視傳系畢業。擅長手繪水彩、鋼筆、墨水,除了插畫也有漫畫創作,期望能在這兩個領域發揮所長,也創造新的可能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