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1+2集套組

原文書名:


4710462491037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1+2集套組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4710462491037
    PS (S030)
  • 定價:

    700元
  • 作者:

    JittiRain
  • 譯者:

    梁震牧
  • 頁數:

    624頁
  • 開數:

    14.8x21x3.5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01217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01217
  • 出版社:

    平心出版-欣燦連
  • CIP:
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在庫量大
商品簡介


第1集
自認又酷又帥的Tine被煩人的追求者纏上了。
損友們的建議竟然是找校園紅人Sarawat來幫忙解決難題,
但這個有夠難搞又難相處的社群絕緣體會同意假裝追他才怪!
經過「努力不懈」的拜託,一直冷臉以待的Sarawat居然答應了?
他好奇怪啊。

當初為了接近Sarawat而進的音樂社,
讓渾身上下沒有一項技能的Tine對吉他產生了興趣,
藉由吉他兩人確實搭起了「友情」的橋梁,
可Sarawat這傢伙,好像有點太過投入了?
沒有追求者在的場合可以不用這麼體貼深情啦,
也不用為了他辦帳號、為了他改造房間,還說他很可愛……
害他都忍不住心動了四分之一秒!
一個四分之一秒、兩個四分之一秒、三個四分之一秒……
無數個四分之一秒加起來,Tine覺得大事不妙了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第2集

拜Sarawat的朋友所賜,Tine現在也成了校園的大紅人,
所有人都在猜測他們倆的關係是什麼,
明明只是用來擋Green的假裝追求,現在搞得跟真的一樣!
偏偏老是因為Sarawat而心動不已的Tine覺得,
自己好像再也無法忽視這個存在感很重的高個兒了。

Tine最愛的Scrubb樂團即將在大學開唱,
Sarawat因為要繼續幫暖場樂團代打而再度上臺。
不得不說舞臺上的Sarawat又帥又迷人,不耍北爛的時候魅力爆棚,
就算無法和自己一起看演唱會也沒什麼……
但暖場一結束就跑來牽著他的手、看著他的臉,
和他並肩站在臺下的人不是Sarawat又是誰?
他看著自己的眼睛閃爍著星星,對著自己的臉笑得溫柔不已,
他們之間的緣分不是在這所學校陰差陽錯地產生,
而是在更早之前,那場Scrubb的演唱會……

作者簡介


JittiRain的故鄉在南邦府,從清邁開始她自由工作者的生涯,也因此常往返於南邦府和清邁之間。2014年開始創作BL小說,第一本作品是《Romantic-Drama》。喜歡閱讀華文BL小說,尤其是古代類型。熱愛健行,常旅行於有山與海的地方。閒暇時常藉由欣賞樂團表演尋找寫作靈感;喜歡電影,最愛的導演是Denis Villeneuve和Greta Gerwig。嗜好是閱讀和電影,最近喜歡看Webtoon。近期目標是在截稿期限前交稿。

譯者簡介


梁震牧 彰化人,台大人類系碩士。曾翻譯泰國作家帕達.雲獲東南亞文學獎作品《(P)》,並經營臉書專頁「泰譯聞」介紹泰國時事。目前就讀於師大翻譯所博班。

商品特色/最佳賣點


擺脫瘋狂追求者(男)的方法,
就是跳入另外一個人(男)的懷抱?

好像哪裡不對,但結果卻……滿有用的?

◎2020年最具話題性爆紅泰劇《只因我們天生一對》(假偶天成)之原著小說!
◎全劇創下於泰國Line TV上的觀看次數突破1億、YouTube點擊數突破3.8億觀看次數、特別篇四集總點擊量破3300萬的驚人記錄,更在全亞洲社群平台引起討論旋風,不僅引進台灣及東南亞各國,更在日韓引發泰劇熱潮。目前在台灣的Line TV上、Netflix亦可觀賞全劇,獲得4.9顆星好評,總點擊數超過500萬次。
◎原著小說為泰國最大書籍銷售通路Naiin書店之2020年年度銷售冠軍,獲讀者票選年度小說第一名,總銷售量突破十萬冊,繁體中文版由平心出版精心製作推出!

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1+2集套組
1. 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 1、2
2. IG透卡兩張
3. A3精緻海報 (海報會折疊)
4. 角色紙立牌
5. Q版明信片


文章試閱


第1集
楔子 年輕人不求真愛,真心人不碰情傷

酷酷帥帥的Tine
迎新都結束了,什麼時候才有令人心動的邂逅

一個讚!
「喂!在看什麼鬼啦,快幫我按讚。」
登!登!登!
「很煩欸,幫你衝人氣衝到我手指快斷了。」
「對不起我太紅了嘛哈哈。」
「太棒了!!Tine葛格臉頰過來讓我親一下。」這些刺激神經的惱人噪音,是我煩人的大學好友們發出來的,我們這幾個比較好的也就四個人。他們要人叫他們James、Pope跟Mario(【譯註】James、Pope跟Mario:這三位以及後面提到的Nadech跟Mark都是泰國當紅男演員,在影集或電影裡通常都演男主角。),加起來就叫做「男一們」,但其實本人一點都稱不上帥,連腳踝的死皮都超級粗,是要拿什麼跟別人比。
剛剛說話的是Phuak,假名是James,長得完全不像James,臉還跟和尚化緣用的缽一樣大。
坐在旁邊那個髮型模仿男偶像的叫Ohm,假名是Pope,他說自己跟Pope在《保留丈夫》裡演的角色一樣有紳士魅力。
接下來是長得像華裔的小帥哥Fong,他媽媽以前在曼谷的中國城賣東西,現在已經把戶籍遷到大學附近了,他總是跟我們唬爛說是被黑道趕走的。他還喜歡幻想自己是Mario,但人家是泰中德混血,這傢伙不過是泰國跟中國搞出來的路邊攤產品。
至於我,我還不確定要當Nadech還是Mark,先看看誰演的戲正在紅,誰紅就當誰吧!
「Tine……」
笑聲停下,因為有個陌生人靠了過來。

你是否想過,為什麼很多東西都是成對的,一旦變成單數,馬上就會有股寂寞湧上來。我曾經非常著迷那些成雙成對的事情,不論是朋友……或是情人。
可以這麼說,我活到現在都不曾感覺寂寞,或許是因為我中學讀的是四大男校之一吧,每天都過得很熱鬧,隨時都有人一起聊天、嬉鬧。直到上了大學,中學時的生活慢慢改變,我不禁想問自己一個問題……
我怎麼會變成這樣!
我在中學時就交過不少女友,說是全年級交過最多的也不算太超過,去學校裡問一下就知道,誰不認識三年九班的Tine哥,根本懶得再提了。他們大概會說「怎麼可能不認識!他超可愛,而且人也超好」,至於我交過的女朋友啊,什麼類型都有,而且全部都是外校的,呃,廢話我讀男校啊,這些女孩包括……

書蟲女友……
「Ging,今天有空嗎?」我用帥氣的聲音開口問,這個女生我投入最多,因為是我的初戀。漂亮又會讀書,最重要的是,喜歡她的人很多,跟她交往後覺得自己根本稱霸四大男校。
「怎麼了?」她甜甜地回了一句。
「我們去暹羅廣場逛街吧?」
「喔……我要去The Brain補數學欸。」
「那明天……」
「明天要去U老師那裡補化學。」
「週六呢?週六可以嗎?」
「對不起那天要上生物,還有物理跟英文,星期天要加強泰文跟社會科喔。」
「那妳哪天有空?」
「先讓我把大學入學申請辦完好嗎?等確定有學校讀了,我們再出去玩吧。」
Ging簡直像是這輩子跟我交往,但下輩子才要跟我出去玩,我想要跟普通女生交往,不是一個混合愛因斯坦、希特勒跟莎士比亞的女友。我們最後分手了,因為我嘴賤說錯話,跟她說她不如去跟學科競賽的家教交往。至於她現在怎麼樣了……
跟英文老師在一起了!

可愛但是鏡頭成癮的女友……
「Tine,來自拍吧。」這個女生叫Pangwan,她很可愛,但是自拍用的相機總是不離身,跟蝨子一樣黏在身上,只是我不好意思說出來。
「好喔。」
「準備好喔,西瓜甜不甜∼∼」
「甜!」我照著說,嘴角快裂到耳朵旁邊。
「茄子∼∼」
「茄子!」
「好可愛!」她說完捏起我的臉頰揉捏了一下。
「那我們繼續吃飯吧。」
「好啊,欸起司塔來了!我拍一下,Tine你幫我拍嘛。」接著把相機遞給我,說遞好像太客氣了,應該說直接塞到我這來。
「OK,嘟嘴!」
喀嚓!拍完新聞現場後馬上把相機物歸原主,我餓到腸子快打結了。
「啊,把我拍得好胖喔。」
「真的嗎,好再拍一張、再拍一張,來一、二……」
「拍了嗎?」
「嗯。」
「你……你沒有數到三,我來不及想姿勢啦。」哇靠,那我剛看到妳擺的那是什麼?下巴脫臼嗎?
夠了!整天裝可愛的戀情就到此為止吧,再這樣下去會受不了的,神經都快斷了。

毛很多的女友……
「寶貝想吃什麼?等一下帶妳去吃。」
我跟人交往的時候,會盡量像爸爸一樣寵她們,女友想要什麼就買給她,想吃什麼就帶她去,這天也一樣。
「不知道,隨便你喔。」女生就是這樣,自己想吃什麼不說,就喜歡讓別人替她決定。
「那今天去吃桶蝦好嗎?」
「桶蝦嗎?不要啦,吃不完。」
「那義大利麵好嗎?我記得寶貝喜歡吃卡波那拉。」
「不要啦,超油的,現在給我吃那個一定會吐出來。」
「那寶貝想吃什麼?」
「隨便你喔。」
我轉動眼球,在腦中努力思考各種菜單。
「日本料理?」
「好膩。」
「水門海南雞飯好嗎?很有名的那間。」
「會胖死啦。」
「沙拉好嗎?吃了不會胖。」
「不要,不會飽。」
「那寶貝想吃什麼?」
「人家就不知道嘛,知道的話怎麼會問你咧,替我著想一下嘛。」
我靠!一直這樣想下去,我是不是下輩子才能吃到飯,怎不替我想想!!

炫富女友……
「為什麼最近Tine一點時間都不留給我?」這個私立名校的女生,長得非常可愛,整組像全新出廠的一樣,臉蛋比三個月嬰兒的屁屁還光滑。
「功課很重嘛,今天有空了,我們去看電影吧。」當人家男友就要全心全意,如果她鬧彆扭就要趕快安撫。
「那你會開什麼車來接我?」
「跟我哥借的喜美。」
「不要,我出生到現在還沒坐過喜美,座墊一定很硬,讓我家司機載好了。」妳以前是都坐太空梭嗎,座墊都跟雲一樣軟是不是。
「好啊,看完電影要不要再去吃點什麼?」
「等一下。」
「怎麼了?」
「我想去買個東西,最近化妝品用完了,我要買M.A.C的Kinda Sexy跟Please Me這兩種顏色的唇膏,然後順便去看Dior的香水,我上學要噴的。煩死了,去哪裡都有人噴一樣的味道,包包也想換了,我覺得LV的好俗。」
「喔,好啊。」
「你覺得哪個牌子的包包好看?」
「不知道欸,我不太瞭解女生的喜好。」但如果要我說,就是學生包或抗暖化環保包吧,要買嗎?
「你真是一點忙都幫不上欸。」
聽完心都累了,真想把整座商場搬來讓妳挑個過癮。
還是分手吧,難道要等我媽搖頭嗎!

沒安全感女友……
「為什麼我打給你你不接。」
我就坐在馬桶上努力地把屎擠出來,要怎麼出去接妳的電話。但因為不能這樣跟女朋友說話,我只好想別的理由代替。
「在忙啊,功課很多。」
「都半夜了還在做功課?」
「要準備大學入學申請啊。」
「對啦!我就是不重要,如果我不在你就開心了吧!」
又來啦啊啊啊啊啊。
「怎麼這樣說。」
「哼!」
這位好女友接著把電話掛掉,在臉書上貼了一張自己的哭臉,還沒忘記要標記我的帳號,太誇張了,要讓社會譴責我是吧,我完全可受公評啊!

那之後我熱鬧的中學生活就結束了,一直到進入大學。因為命定的申請程序把我送到外府的大學,我不能繼續時尚地走在暹羅廣場裡,或是大搖大擺地踏進百麗宮百貨。也因為命運把我帶到這裡,像我這樣的人,將會遇到更光怪陸離的事情,那就是……
「Tine你有聽到我說話嗎?」就是這個聲音,我人生中最新的一件離奇怪事。
「有……有事嗎?」
「餅乾。」
「給我的嗎?」
「嗯。」
我把眼前這個人從頭到腳看過一遍,他伸手遞來一盒餅乾,我只得接過來才不會顯得太失禮。
「謝謝。」
「法學院一年級的Tine Teepakorn,我喜歡你!」
蛤!!!!!!!!!鏡頭在哪裡?是在拍整人節目嗎?現在不會太早嗎?
「在……開玩笑嗎?」
「我很喜歡你,真的很喜歡你,跟我在一起吧。」才聽到這些,我就想把餅乾丟到地上了。
金氏世界紀錄麻煩幫我記一下,我人生中最扯的事情發生了。
被告白。
但!!
來告白的人──
是男生!


第一章 真愛不敵雞婆

你遇過這種吞不下去又吐不出來的狀況嗎?往左轉有惡犬埋伏,往右轉又是一條死路,當我來回看著眼前的人跟手中的紅色鐵盒餅乾,心裡就是這種感覺。
眼前的人笑得燦爛,像是狗露出獠牙向我示威,他長得不差,說帥也可以,但他扭著腰的站姿已經傳達出他不是在開玩笑!帶著一顆美麗又容易受傷的心,他鼓起男子氣概跑來跟我說喜歡我,身為跟Nadech一樣紳士的男人,我該怎麼拒絕才好。
「你說怎麼樣呢,法學院的Tine Teepakorn,我很喜歡你。」
「呃……」我轉頭跟男一們求助,但這三隻混蛋全都假裝在講電話。
剛剛有人打給你們了嗎,說啊!
「就是……」
「怎麼樣呢?法學院的Tine Teepakorn。」我的名字不是中國長城,不用念那麼長一串沒關係。
「本人不喜歡男生,只喜歡女生。」我立刻換了不一樣的自稱代名詞,但還沒有把音量升到對方會嚇到的程度。
「沒關係的,這是可以改變的。」你媽咧竟然愈挫愈勇。
「但是本人有喜歡的人了。」
「誰啊?」
「你不需要知道。」這樣閃爍其詞是因為,我想不到該說出誰的名字當替死鬼,畢竟還沒有人家的許可,只好先這樣講,以免這盒餅乾的主人帶人去打我說出口的女生,我連眼前這個人的名字都還不知道。
才往大樓角落邊瞥一眼我就發現,這人像是帶了一支軍隊來幫他打氣,整群人的樣子就像會黏在舞臺旁邊的那種人,每個人的表情都一臉雞婆樣,不知道他們現在看眼前這齣告白戲碼看得有多興奮。
「不論你喜歡誰,我覺得我都不會輸。」
真有信心啊!但我沒有回話,因為得維持我Tine酷帥的形象。
「我前男友是院草,還是被我搶過來了,我很不一樣的。」
我給你的信心五顆星,但我現在的表情一定超級鐵青。
「就算是那樣……」我趕緊把話搶過來。
「你先考慮一下吧。」
「……」
「我在床上什麼都能做,在陽臺上也OK。」
「呃……」
「我前男友對我還是讚不絕口。」
「那幹嘛不跟你前男友在一起就好?」
「如果我還跟他在一起,他怎麼會是前男友。」
都給你說就好了。
「法學院的Tine Teepakorn,我第一眼就看上你了,我以後會一直出現在你眼前。」
「不……不用也……」
「總有一天你會愛上我的。」
「……」我無言以對,只能嚥下口水對他苦笑。
「喔!忘了重要的事,我叫Green,文學院,我迎新的時候就看上你了,你玩猜拳的樣子超可愛,我先走啦。」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,怎麼樣?」
「超帥的啊,近看真的超級帥啊!」
「欸∼∼∼∼∼∼>///<」
文學院的Green才跑回他朋友身邊沒多久,不遠處就響起此起彼落的尖叫聲,每個人都興奮得像是在聽考試成績公告。雖然根本沒有什麼,但我卻沒辦法更堅決地出言拒絕,只能愣在那邊坐著。
「Nadech你還好吧。」喔,電話講完啦?
想搖頭做個反應,但還是不要好了,我還沒從驚嚇中回過神。
叮!
手機推播通知聲響起,聽聲音就猜到是臉書。因為想把自己從剛才的驚嚇中拉出來,我立刻拿起手機滑開螢幕,就在那一秒……

Green小甜心 送出交友邀請

「欸Tine……」
「你還好吧,怎麼動也不動,喂Tine你沒事吧。」
「有人對我這樣緊迫盯人,你覺得我會好嗎!我靠!!」

三天後……
我花了很多天才讓自己不再那麼火大,重新恢復正常。從以前到現在,喜歡我的人確實很多,但還是第一次被男生告白,想起來都會狂冒雞皮疙瘩,我不是恐同,只是覺得我不可能。
但管他去死,這種事還算能控制,只要我不鳥他,他也沒辦法從我這裡得到半點愛意,我連臉書都還沒讓他加,什麼噁爛「Green小甜心」……還以為是哪來的中二瞎妹來加好友。既然一開始就把所有火苗撲滅,我也不太擔心了,儘管一如往常地過我酷酷帥帥的生活,但是……
「Tine有帶衛生紙嗎?沒有的話我幫你拿喔。」
我這三天,就是像這樣過的。
他現在已經不再客氣地叫我全名,直接親熱地叫我小名,我超級焦慮,不管去哪裡,他都像背後靈一樣跟得緊緊的,連在廁所都不放過。
「不用。」我回得短促,但這個混蛋還跟在後面。
「Tine要小便還是大便啊?」
「別煩我。」因為不想延長對話,我趕快走近小便斗前想把事情辦完,但Green卻依然跟在旁邊鬼鬼祟祟的,我只能把小Tine再收回去。
「我說了別煩我,你跟成這樣我壓力很大。」
「那我在外面等。」
「滾啦,你沒課啊!」我一邊尿一邊罵。
「剛好有一節空堂所以來找你。」
「不用!」
「那晚上見。」
「我說了不用,我不喜歡你,我喜歡別人。」
「誰啊。」
「不關你的事,到此為止,別來煩我。」
「OK。」
「……」
「明天見。」
我靠!這個Green小甜心比我交過的所有女朋友更煩,去你的!

因為受不了Green這個瘋子的糾纏,我只能把這三天來發生的事抱怨給男一們聽,其實他們也都看在眼裡,畢竟有個男生一直在我身邊陰魂不散,但我都沒有跟他們抱怨過什麼,直到今天才整個爆發,把我憋了很久的不爽講出來。
「先別煩了,讓我們來想想辦法。」Fong在我肩膀上用力地拍了一下,其他人也在動態上滑正妹的照片,幫我找可以追的對象。我的目標必須又正又有錢還得很有人氣,這樣Green那傢伙才不會有理由繼續來纏我。
「有找到嗎?」
「找是找到了,但大部分都有男朋友啦。」
「找看看學姊?」Ohm問。
「都可以,什麼年級我都行。」
之後就繼續搜尋著,這個時代已經沒人去樹蔭下找女生聊天然後要電話了,在社群網站先滑過一遍後再約出來見面比較有效,我鎖定的是同校女生,這樣不會滋生太多問題,還能一石二鳥。
不僅解決了Green小甜心的問題,還順便交到女朋友。
「喂Ohm,找到沒。」大約過了十五分鐘,該跟社群網站一哥確認一下戰果了,這傢伙什麼都玩,臉書、IG、推特、Beetalk之類的全都有,手機整天搖不停。
「我說叫我Pope啦,每次都忘記。」
「抱歉啦,所以你幫我找到人了嗎,Pope?」我剛說完就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「你問看看Mario,我這邊還沒找到。」
「Mario你有找到嗎?」
Fong這傢伙的目光從手機螢幕上轉過來,一臉很有事的樣子。
「我在跟我女友講事情沒空啦。」
我趕緊轉頭看Phuak。
「James……」
「還沒啦不用問了,我回一下我專頁的留言。」我靠!所以沒人在幫我嘛,我還要等Fong跟女友講完,等Phuak回完留言,他們才有心思跟我講個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第2集
第十一章 失敗者都孩子氣

「唉呦Teepakorn先生,星期五晚上爆紅了喔。」
「不好笑喔Fong。」我用厭世的聲音回他。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早八的教室,周遭不斷射來充滿敵意的目光。
每個女生看我的眼神都像是要吃我的肉、喝我的血一樣,別讓我遇見Sarawat,不然我一定哭給他看,都是他害我變成全民公敵。
「我也覺得不好笑,我很嚴肅的。」
「你家那邊嚴肅是這種聲音?」
「嗚……好凶喔。」
星期一的早晨就在這麼陰沉的對話中開始了,不是因為氣氛很灰暗,我的意思是Sarawat跟他的朋友們幹的事情,現在把上個週末的比賽都蓋過去了,現在學校裡的輿論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:
「Tine跟Sarawat是什麼關係?」
這啥小?我什麼都沒做啊,把事情惹出來的是Sarawat的那群白痴朋友,他們要鬧之前也不會先想一下,我都想關在房間裡不要出門了,因為我不想回答任何人的問題。
跟Sarawat是什麼關係啦、為什麼Sarawat的手機只有Tine的照片啦之類的,而最多人在問的是……我洗緩你是什麼意思啊?就他朋友標記我啊,我怎麼知道是什麼意思,煩死了!!!
「先坐吧,吃過了嗎?」Ohm努力安撫我準備爆發的情緒。
「還沒。」
「要三明治嗎?」他說完把食物放到我手上,眼裡滿是關心。
「謝啦,你還特別去幫我買啊?」
「沒,吃剩的。」
靠北啊!交這種朋友不如不要算了靠!
「說到政治學院那些傢伙耍北爛那晚啊,我還以為我走錯帳號了,靠……Sarawatlism裡面根本是你的專屬相簿嘛。」熱門話題才暫停一下,Phuak這傢伙馬上又提起了。
「他們存心整我。」
「我覺得不是,是他就是想存你的照片啦哈哈哈哈哈。」
「他把我拜託他的事做得太超過了吧。」Green現在應該信了吧,但我也跟著衰小了。
「那現在狀況還好嗎?」
「嗯……是沒有像之前那麼煩人了。」
我那天搞到快早上才能睡覺,因為幾乎每秒都在回訊息,也算人生成就之一了。而從那天到現在我都還沒跟Sarawat講到話,所以也不知道實際狀況到底是怎麼樣,是他朋友們從截圖到上傳都自導自演嗎?還是說Sarawat真的有自己存照片,但是被朋友們惡整了?
還算慶幸的是,那個帶頭搞出這堆鳥事的Man大隻佬已經出來說這些都是他們在鬧而已,也說他們平常都會這樣亂鬧。因此我才能安全地到學校上課,雖然對方還沒有說出當晚所有的細節。
「說真的,你跟Sarawat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啊?」多出來的三明治被Phuak無恥地拿去吃了,然後還繼續追問我這個讓人頭痛的問題。
「是在靠北嗎。」
「就不知道啊,他明明都沒用過IG欸,竟然為了追蹤你去辦一個帳號。」
「手機裡的相簿也只有你的照片。」
「而且他朋友貼的那段話也很有想像空間欸,『我洗緩你』應該是『我喜歡你』吧。」
「嗯,有可能。」
「亂講啦!」我趕緊在他們繼續天馬行空以前打斷他們,媽的完全不留一點空隙讓我講話。
「哪有亂講。」
「Sarawat是要打給誰的也不知道,他朋友自己在那邊鬧,尤其是那個Man大隻佬,你覺得他們會有多認真。」
「但是到今天都第三天了,Sarawat都還沒刪掉。」
「我怎麼會知道啊媽的,我遇到他的時候自己會處理。」沒有人再回嘴了,紛紛點頭表示同意。
過一會兒Ohm又輕輕戳了我一下,然後把他的手機遞給我看。社群網站的事都要問他才行,追蹤資訊的速度比6G網路還快。我帶著懷抱希望但是又忐忑不安的心情接過手機,然後看向已經打開App的螢幕。
「我幫你問了。」他說的同時還擠眉弄眼了一下。

i.ohmm 我朋友問你為什麼不刪掉 不是被整了嗎

過了快一輩子還是沒有對方的動靜,只有他的眾老婆們繼續湧進去留言,大家都想問一樣的問題,直到……
「靠!回了!」Fong突然爆出整間教室都聽得見的聲音,很多同學都一起看了過來。
大概是八點多一點點的時候問他的,但Sarawat回覆的速度真的是非常非常快啊,剛好快中午才回。現在知道你有多不會用社群網站了,靠!但最重要的是,他的回覆解答了很多人的疑問。

Sarawatlism @i.ohmm 不之道怎麼山

太感激你了,這回答看起來真的很聰明啊混蛋!

早上的課很平順地過去了,沒有人再跑過來問我跟那個遺世獨立的怪咖Sarawat是什麼關係,這讓我覺得安心不少,雖然我跟男一們去吃飯的時候,還是偶爾會有一小群人向我們看過來。
「那你今天幾點要去化妝?」男一們的其中一個人問我,我們這時正在開心地大口扒飯。
「學長姊約下午三點,幸好今天很早就下課了。」
「你要吃什麼嗎?等一下先幫你買去放著。」
「有什麼都拿過來吧,沒有把我顧好至少幫我付吃的。」我這樣說可不是在諷刺,這是我真實的感受啊!每次有什麼活動的時候,這三個傢伙都自己先消失跑去找妹子,丟下我一個人尷尬地站著,傻笑到嘴巴快裂到耳朵旁邊了。
今天跟往常一樣也有足球賽,是B組的工程學院對農學院,這對組合是前世開始就互看不順眼的死對頭,但這跟我這個法學院的啦啦隊指揮有什麼關係?關係可大了,因為今天學生會的人要從每個學院的指揮中選出「校啦啦隊」的代表。
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很困惑,大學裡有這麼多啦啦隊是啥小。除了院啦啦隊外,校啦啦隊是從各個學院中選出來的,一年級大概會包含男女總共挑十個人。問我想不想選進去,以前我可能想,但現在我只會說不!!!!
快累死了,課也要上,音樂也要學,還要練什麼啦啦隊指揮,光聽到這些嘴就嘟起來了,我哭給你看啦好嗎。
總之我下課以後就跟這三個傢伙去找學長姊,然後站著練習姿勢練了大概一個小時,接著又被叫去像白痴一樣坐著讓高年級的化妝,畫得就像Sarawat說的一樣,像要去唱中國京劇的。
比賽五點半在體育場展開,學生們陸續進場把看臺占滿,每個人都來幫自己的學院加油,工程學院跟農學院的比賽向來是非常激烈的。
我跟啦啦隊的同學們站在體育場邊邊,Phuak、Fong還有Ohm已經熟練地消失在看臺上了,接下來就是即將開始的足球比賽還有四十五分鐘後的校啦啦隊選拔。
「欸欸欸,在這裡啦,找好久了。」我轉頭看向聲音來源,看到Man大隻佬跟Big、Boss、T還有Tim走在一起,一臉欠揍的樣子往這邊走來。
「找我幹嘛?」
「想看法學院的啦啦隊男生代表。」
「為什麼,政治學院的沒有我帥嗎?」我說完還對他們抖了抖眉毛。今天沒看到Sarawat,但他沒一起來也好,不然我怕他又要把別人的鋒頭都搶走了。
「你能這麼自戀我也是服了啦,不過你看來看去是在找誰啊?」
「沒啊。」
「找我朋友啊?」
「啥小。」
「Sarawat不在,音樂社的學長找他去排練,說是要準備活動。」
「誰想知道了。」什麼活動啊,我是社員怎麼什麼都不知道,不過最近啦啦隊的練習量很大,我幾乎都沒有去音樂社,這也算是解答了為什麼我會不知道。
「Tine,拜託你一件事好嗎?」Man對我投來祈求的眼神,後面幾隻也是一臉乖順企盼的樣子,我不禁皺起眉頭。
「想幹嘛?」
「可以跟你合照嗎,自拍那種。」
「可啊,覺得我帥就說嘛!!!」跑來找我就為了要一張自拍,我也是服了這幾個混蛋。
我站在原地,Man靠了過來然後把手機高舉過頭,接著露出我看過最假掰的笑容,是誰說政治學院的人都很有個性很帥的,我說這完全是假的嘛,至少Sarawat的朋友們就完全破壞這種形象了。
破滅得一點殘骸都不剩。
「看鏡頭喔,笑一個。」他轉過來對我說。
「好啦好啦。」笑就笑。
喀嚓!喀嚓!喀嚓!
結果拍了好幾張,然後其他人也都走過來合照,媽的是被鬼附身了嗎,場邊一堆正妹不看,跑來找我合照?
跟他們全部拍完照後,我又被高年級叫去再練習一次動作,Sarawat的朋友們則消失在人群裡。幸好在選拔之前還有一點時間休息,於是我就利用空檔滑一下社群網站殺時間。
正在想著要傳哪張照片來增加臉書跟IG上的人氣比較好,還沒來得及選,我追蹤對象的新動態就跳了出來,像是約好了一樣。
如果跳出來的照片沒有我的話還沒什麼大不了,但是媽的這幾個混蛋!

Man_maman 來看校啦啦隊選拔 法學院的真棒

不久後Man的機掰朋友們很快又一個接一個地跑來留言。

Thetheme11 真可愛 讚喔
KittiTee 要標記誰嗎 覺得很可憐
Bigger330 來幫忙加油也好啊 @Sarawatlism
Boss-pol @Sarawatlism 不能來也沒關係 但是不要壞掉囉
Man_maman @Sarawatlism哎呀今天比平常還可愛欸

到底是在衝啥小,我不是在說他們標記 Sarawat的事,而是因為他們每個人的照片都標記我,而且五個人的帳號還同時發文,五張照片的角度一樣、場景一樣,只是每張照片裡合照的人不同而已!
喂!!!所以才來找我說要自拍,原來是要拍來鬧正在忙的朋友,但為什麼是Sarawat啊我想知道,滑到動態頂端也只有我跟他朋友們的照片,看了就煩,但也不能不按個愛心畢竟那是我的照片,唉還是按一下吧。
登!

Man_maman 耶耶耶耶 Tine按愛心了 謝啦 @Tine_chic
KittiTee @Sarawatlism Tine按愛心了 Tine按愛心了 耶耶耶耶

我正要回說智障,但……
「Tine學弟過來準備了。」
「好。」學姊過來打斷了我,我立刻把手機收進背包,走過去加入高年級跟一年級的同學們,接下來啦啦隊選拔就要開始了。
我們挑來選拔的歌曲有大學進行曲、學院進行曲還有另外兩三首很重要的歌,但光這樣就會用去很多時間了,明亮的天空逐漸黯淡,陽光被體育場的燈光取代,體育場邊傳來哄然的加油聲,也不知道是因為場上的足球賽還是啦啦隊選拔。
我只能盡全力地把自己的角色做好,如果沒選上很棒,但選上的話就慘了。到最後一首歌結束後,每個學院都回到各自的休息區,等待二十分鐘後公布結果。這時我看見……某個人正被學長姊們團團包圍起來。
「喂Sarawat。」我不自覺地叫了他的名字,於是他轉過來看我。
「幫個忙。」他維持一貫風格的淡定口氣,但誰知道呢,說不定他心裡正在暗自痛罵學長姊們意淫的目光還有各種毛手毛腳。
「學長姊不好意思,我有事找我朋友一下。」我說完趕緊過去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出來,我們走離運動場稍遠後,對方才打破沉默。
「吃飯沒?」
我搖頭。
「你呢?」
「還沒。」
「要去吃飯嗎,等一下再來聽結果。」其實我現在超餓,Phuak他們買的零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人幹走吃掉了。
「先把臉洗掉吧,看起來很嚇人。」
Sarawat的話讓我愣了一下。
「為什麼,我的臉很油嗎?」
「不油,但是不喜歡,跟你說幾次了不喜歡你化妝。」
「我要怎麼反抗學長姊啊。」你又不是我老媽啊靠,但我也沒辦法反抗他,只能被他抓進室內體育館的廁所。
我看著鏡中的自己,臉上流出不少汗水,但還不至於像我以為的讓整張臉的妝花掉,Sarawat拿出橡皮筋把我的頭髮綁起來不遮到臉部,然後馬上打開水龍頭捧水往我臉上抹。
「喂!幹嘛啊。」
「洗乾淨啊。」
「這是防水的,洗不掉啦。」我大聲叫著,學生制服全濕了。
「洗得掉。」他說完把大手伸進包包翻找,拿出一罐藍色液體倒在棉花上。靠!他怎麼會知道卸妝油,但是倒得太多了吧,跟水管破掉一樣!而且擦我臉的力道好像在擦水泥路面一樣。
「痛……痛啊靠!輕一點啦,我的眉毛快被扯掉了。」
「我不太會用啊。」
靠北啊。
「你不會用的話是怎麼買到的啊。」
「我去7-11問店員,他拿給我的。」
「你是有多討厭我的臉,還要花錢去買這個來用啊?」
「嗯,很討厭。」
「不要被我抓到你也被學長姊逼著化妝,我揍死你。」
「我們學院沒有人會做這種智障的事。」
我無言以對,於是就自己轉身走掉,煩死了這傢伙。
我去大學附近的餐廳解決了一餐,吃完以後就走回體育場聽結果。
我就說我今年犯太歲,自從遇到Sarawat跟Green之後,所有的事都很慘。
校啦啦隊……選到我了……
結果公布後我走回場邊找Sarawat,他一臉淡定地站在那邊,我相信他也有聽到剛剛主持人透過麥克風公布的內容了。工程學院以二比一擊敗農學院,我的名字也在同一時間出現在校啦啦隊的新人名單中。
這表示之後還會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會被Sarawat一直念說是要去表演中國京劇,大概會念到耳朵長繭吧。
「喂……」我看著這個混蛋,擠出幾滴眼淚。
「你還有臉對我做這個表情。」他不但沒安慰我,還狠狠瞪著我。
「我又不想選上啊。」
「就選上啦。」
「很累啊。」
「可以開心化妝了。」
竟然還調侃我,不過我是怎麼回事,為什麼要那麼在意他的想法。
「你買的卸妝油直接給我吧。」
「不給。」
「沒良心。」
「以後我每次都會來幫你擦掉,不要哭了,我快瘋啦。」
Sarawat往我頭上用力推了一下,然後一如往常地走掉了。我愣在原地,雖然選上校啦啦隊很難過,但為什麼內心深處,心情卻莫名地好了起來──當他說他之後每次都會來。
就像我得去看他的每場比賽一樣,公平了。

音樂社裡還很安靜,我今天比較早下課,所以就先來坐著練習等其他同學。但我腳還沒踏進教室,才將門微微半開時就愣了一下,因為我看到Green正一臉騷樣的跟Sarawat待在一起。
嗯這樣也好,如果我跟Green在一起的機率是零,或許讓Sarawat跟Green湊成一對也不錯,但我只在心裡這樣想著,沒有走進去打擾他們。我只是把耳朵貼在半開的門上,稍微瞭解一下他們正在講什麼。
看看我是個多麼善良的人啊。
「你朋友還沒來啊?」
「嗯……」
「Sarawat,Tine還沒來啊?」
看吧,才聽一下子而已就出現我的名字了。
「嗯。」
「我想問一下,你跟Tine很熟嗎?」
「很熟。」幹得好啊,Sarawat的回答讓我心情大好。
「那Tine喜歡的菜是我這種的嗎?」
「完全不是。」
「Tine喜歡什麼類型?」
「漂亮的。」
「Tine有特別喜歡吃什麼嗎?」
「我不會跟你說。」
「Tine喜歡什麼樂團?」
「Linkin Park。」
可以拿奧斯卡了啊這傢伙,Sarawat也是滿會騙人的,我從來沒說過自己喜歡Linkin Park,但也好,他的回答都能幫我把Green擋掉,看他這麼挺,看來之後去看他球賽得準備加油牌才行了。
「欸學弟你站在這裡幹嘛,為什麼不進去啊?」
啊啊啊啊啊!!!本來還藏得很好,看來要穿幫了,正妹學姊Air突然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背後跟我說話,Sarawat跟Green馬上一起往門這邊看了過來。
「正要進去啊,欸欸!你們已經來了啊。」我若無其事地走進去,然後立刻在高個兒旁邊坐下。
之後就沒人再說什麼了,只有Green一直纏著我。
社員陸續到齊以後,Dim學長又指派了一次個人影片的作業,但因為這次的繳交期限不急,所以大家沒有像之前那樣大聲抱怨。Pear又沒來了,我小小的心靈不免感到有些沮喪,我想我可能需要蹺掉幾次社課去找她,才能促進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社課結束之後,我跟Sarawat如往常一樣留下來繼續練習,但今天有點奇怪,因為他看起來比平常還認真,而且反覆練著同一首歌。
「煩人怪。」
「幹嘛。」
「兩個星期後有Scrubb的現場表演。」
蛤!這是兩個月來最令人興奮的事情了,他一講完話我立刻睜大眼睛,然後蹭到他旁邊想問個仔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