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請解開故事謎底 01

原文書名:


9789860601091請解開故事謎底 01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0601091
    Fresh (FS192)
  • 定價:

    290元
  • 作者:

    雷雷夥伴
  • 相關作者:

    插畫:PP
  • 頁數:

    336頁
  • 開數:

    13x20x2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20421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20421
  • 出版社:

    魔豆文化有限公司
  • CIP:

    863.57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  書籍免稅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在庫量大
商品簡介


【故事簡介】

你曾經見過這個畫面嗎?
這是一場死亡遊戲,內容是至今仍未解開的懸案。
你醒來後,發現自己身在這場懸案裡。
你的身分也許是家屬,也許是嫌疑犯,
當然,亦可能是凶手⋯⋯

莊天然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有一天會成為懸疑案件的嫌疑人。
他意外闖進一場死亡遊戲,必須解開謎底才能離開,
關卡爾虞我詐,凶手隱藏其中,人心甚至比怪物更黑,
歷經九死一生,莊天然更加確定——
他要順利晉級,多年前失蹤的室友就在這裡。

早該結束的關卡突然走出對莊天然來說既陌生又熟悉的青年,
面對人人懼怕的怪物,那人竟能談笑風生,甚至情話不斷?
封蕭生遊刃有餘的態度不知不覺主導了闖關節奏,
也讓所有玩家一步步發現,
這件早已集齊凶手與亡者家屬的命案,為何解不出來⋯⋯

莊:「你為什麼不離開這裡?像你這樣的人,也有解不開的關卡?」
封:「我想解開的從來不是關卡,而是你。」
莊:「⋯⋯我先確認一下,這不是開黃腔對吧?」

混亂中立撩漢大佬 × 守序善良面癱新手
樁樁懸案關卡 × 比怪物更像怪物的人類
解開謎底之前,完全無法「鬆口氣」精彩之作!

作者簡介



商品特色/最佳賣點


你見識過這種,死亡遊戲嗎?
親身踏入每件懸案,
唯有解開謎底,才能離開。

暢銷作家 雷雷夥伴 × 人氣繪師 PP × 知名設計 高橋麵包
SS級的默契組合,精心打造出
令人欲罷不能的解謎關卡與魅力誘惑的角色設定。
FB╱IG超熱門連載《請解開故事謎底》,霸氣登場!

★全新系列首集豪華贈品★
ヾ首刷限定 #封哥日常IG透卡【然然餵我❤】
ゝ首集加贈 #驚喜小冊【IF系列】(16P)

文章試閱


突如其來出現的人,讓所有玩家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。
更別提,還是從已經結束的關卡裡走出來,無視規則的玩家,以前從未發生這種事。
「你、你是怎麼出來的!?」
「關卡明明已經結束了,怎麼可能還逃出來!」
「這、這到底是……」
莊天然彷彿沒聽見周圍的驚呼,肅然直視著眼前的青年,而其他人不知何時通通退到了牆角,站在他身後。
田哥忐忑地看著莊天然,心想:不愧是小莊,膽子真大,表情連變都不變!
事實上,莊天然是因為眼前發生的事訊息量太大,一時不知該怎麼反應。
這個人……不就是他一開始看見的怪物大佬?原來他是玩家?但……為什麼會從黑霧那一邊出現?現在又從已經結束的關卡走出來……他真的是玩家?還是裝成玩家的怪物?
美青從背後把莊天然往前推,「喂,你不是條子嗎?快盤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,怎麼這麼晚才出現!」
莊天然沉默。對方已經聽見了吧?
英俊的青年不以為意,態度親切有禮,朝莊天然伸出右手,「你好。」
莊天然抬眸,果斷地伸手回握,「你好,我是莊天然。」
握上的那瞬間,感受到掌心溫暖、乾燥,而且柔軟。
他曾經多次觸碰到冰棍,甚至被攻擊過,冰棍的四肢又冷又硬,絕對不是這樣的觸感,眼前的這位,是個人。
青年朝莊天然莞爾一笑,彷彿讀透他的想法,握著他的手,輕聲道:「封蕭生。」
莊天然聽見耳邊「咚!」一聲,彷彿有誰敲了大鐘,讓他一時耳鳴,鐘聲猶如警告,定住了他,讓他全身僵硬無法動彈,發不出任何一個字,腦中一片空白。
封蕭生恍然未覺異樣,鬆開了手。
待莊天然再次回神,封蕭生已經轉向別處,和其他人說話。
莉莉撲上封蕭生,極度熱情地說:「你好厲害哦!你是怎麼辦到的?為什麼關卡已經結束了還能待在裡面?以後可不可以也帶我玩呀,拜託嘛!」
田哥抽動嘴角,露出一種「我究竟看了什麼?」的表情。
封蕭生巧妙地避開莉莉的身體,保持紳士的距離,既沒碰到對方的胸脯,也沒讓她顏面掃地,微笑著回應:「也許因為關卡還沒結束。」
……什麼意思?
全場靜默,就連莉莉也忘了要撒嬌。
他們看向敞開的住戶大門,沒有任何冰棍的鬼影,十分祥和寧靜,哪來的還沒結束?
封蕭生沒有解答,只是偏頭望向窗口,漆黑不祥的夜色透過布滿灰塵的窗戶瀰漫公寓,一身襯衫白得發亮,敞開的第二顆鈕釦隨著動作落下淺淺的褶痕,如畫般的側臉卻要比襯衫更引人注目,清冷又柔和,像是冬天的山峰飄落綿密的白雪,教人很難不將注意力聚集在他身上。
封蕭生斂眸,睫毛長得布下陰影,即使不笑也似勾著的唇角,忽然開口說起一個故事:「某天,有個人醒來,發現自己被關在漆黑的籠中。好不容易找出方法逃離籠子,卻看見外面一樣漆黑,四周傳來拖沓的爬行聲,他才發現,原來外面是更大的籠子,並且將他和不知名的怪物關在一起。很多天以後,他成功活了下來,為什麼?」
「啊?對啊?為什麼?」田哥聽得專注,下意識脫口而出。
「老頭,這是要自己去猜吧?」阿威沒好氣地罵,同時暗自拚命思考答案,彷彿最先想出來的人就能證明自己最聰慧。
「幹!什麼老頭?老子才三十歲!」
葉子哥道:「因為他找到方法把怪物殺掉……不對,我幹嘛配合你的遊戲!你在刻意迴避問題?」
「回去上一個籠子,怪物進不來。」美青看著封蕭生,神情冷漠,毫不懷疑自己的答案。
封蕭生莞爾。
「所以,你沒事說故事做什麼?」美青質問。
封蕭生垂頭,指骨叩了叩手錶,還是笑而不語。
其他人看得心裡毛毛的,畢竟這人不知底細,更別提無視規則的作為讓人不明覺厲。
劉智從頭到尾冷眼旁觀,表面看似無所謂,底下拳頭緊握。若是其他團員看見,肯定會相當驚訝,因為劉智總是一副運籌帷幄、玩世不恭的樣子,極少失態,陰謀在他手裡簡直兒戲,他們有許多暗號和手段都是出自於他。
劉智想:這個人是想掌控全局,挑戰自己的權威?連隊友竟然都不知不覺被帶著走……他到底想做什麼?關卡還沒結束又是什麼意思?
此時劉智並沒有發現,從他開始思考這些問題的同時,他的思緒也已經被帶著走了。
唯一沒有被帶偏的人是莊天然,因為他正在苦惱另一件事情——剛才的耳鳴是怎麼回事?怎麼會突然斷片?上次發生這種事還是慶功宴被灌醉的時候……
於是在眾人思緒迥異的情況下,現場維持了短暫的沉默。
直到劉智忽然一頓。
他很快發現封蕭生說的故事很熟悉。
「難道說……」這個故事,對比現在,不就是他們遇到的情況嗎?他們先是被困在房間,逃出來以後,仍然被困在公寓,所以,是指這棟公寓才是真正的密室?而且冰棍正在外面等著他們!
這也合理解釋,為什麼這個人超過時間還能離開房間,因為關卡根本還沒結束!
劉智轉頭對團員說道:「快回房間!」
團員們大驚,葉子哥反應最快,一下子聯想到要回房間的原因,「原來是這樣……原來是這樣!」
阿威滿臉茫然,一頭霧水,但團長的指示他不敢不服,又見到葉子哥往樓下跑,只好趕緊跟上。
美青走前瞥了封蕭生一眼,轉身離開。
田哥站在原地,還在懵,「……現在是怎樣?誰能解釋一下?」
莉莉眨了眨漂亮的眼睛,語氣甜膩地說:「封哥是在暗示我們關卡還沒結束,繼續逗留會被冰棍抓走吧?所以才說快回房間呀!封哥怎麼會這麼善良又睿智!」
田哥懂了,但這嗓音怎麼聽怎麼耳朵發麻,心裡也不太痛快。他掏了掏耳朵,正想說:「妳這女人幹嘛這樣講話?」誰知抬頭對上莉莉笑意不明的眼神,頓時一句話也不敢說,灰溜溜地跟著走了。
很快,這層樓只剩下兩個人。
等莊天然終於推測出自己耳鳴的原因可能源自於「從進入這個世界以後都還沒有真正休息過,所以過勞了」的時候,四周的人都走光了。
莊天然愣了愣,運作較慢的腦袋又回放一遍剛才聽見的事,雖然反應遲鈍,但在分析事情上能說是機警縝密,他思索一陣後,想到一個沒人提出的疑問——所以,床頭櫃上的時間,不是倒數計時?
但當他抬頭想問時,走廊已經沒人了。
莊天然撓了撓後腦,只好也回到自家大門,轉動門把。
沒想到一轉,門竟然鎖住了。
他推了推,門絲毫不動,進不去。
他回頭,走廊空無一人,靜謐得有一絲詭異。
莊天然微微蹙眉,又試著轉了轉門把,接著忽然聽見身邊有一道「咯咯咯……」的聲音,像是笑聲哽在喉嚨發不出的音節。
他又再次回頭,還是沒有人影,但這次明顯能感受到有「人」在身邊,而且很近,還不斷發出古怪的聲音。
莊天然頭皮發麻,默默地抬頭看向天花板——天花板上只有蜘蛛網和剝落的水泥,沒有人。
他不知是否該鬆一口氣,因為依然沒有找出「人」在哪裡。
他想起小時候玩過的「一二三木頭人」,每次回頭時,身後的人都一切正常,但當背對時,身後的人就會不斷朝自己靠近。
莊天然感到芒刺在背,握緊了門把,正巧看見門上有貓眼,什麼也沒想,瞇起眼睛湊近貓眼一看。
只有一片白。
莊天然沉默,覺得自己真傻,貓眼只能從裡頭看到外面,哪有從外面看到裡頭的?
正想收回視線,突然發現貓眼裡緩緩由下往上冒出一顆黑色的圓球,圓球轉了兩圈,莊天然忽然發現眼前的東西是活的,黑色的圓球是瞳孔,一片白的部分其實是眼白。
原來他要找的「人」,在正前方。
這不是貓眼,而是一個小洞。
他的家裡有「人」,而且裡頭的「人」,一直透過這個洞在看他。
「咯咯咯……」陰沉的笑聲從洞裡傳來,接著愣住的莊天然感覺到手中門把徐徐轉動,裡面的「人」打開了門,準備伸出蒼白骨瘦的手抓住他——
這時,另一隻手從莊天然背後伸過來,輕柔地覆上他握著門把的手,強行把門關回去。
「你走錯了,這是別人家。」溫潤好聽的嗓音落在莊天然耳邊,對方甚至有禮地對洞裡說了一句:「抱歉,打擾了。」
封蕭生牽著莊天然的手,一路走向隔壁住家。
莊天然還處在震驚中,儘管面上不顯,「剛才是怎麼回事?」
封蕭生:「你進去晚了,有人先佔了屋主名額。」
莊天然腦中冒出鳩佔鵲巢的成語,沒想到這個關卡連進屋子都不能大意……等等,進屋,規定!
眼前封蕭生正打開自家大門,莊天然掙開手,「我不能進去,『屋主一名,不得帶外人。』這是規定。」
封蕭生笑,「一個屋主,一個房客,誰是外人?」
……這種事可以自己說了算嗎?
雖然莊天然面無表情,封蕭生卻彷彿能聽見他的無語,耐心道:「『大樓公約』規範的對象是誰呢?」
「住戶。」
「住戶是外人嗎?」
「不……」說到這裡,莊天然一頓,恍然大悟。這是很簡單的道理,一般公寓也會禁止外人進入,那些外人泛指住戶以外的人,那麼既然玩家都是住戶,自然不會是公約裡所指的「外人」,「外人」另有其人。
「那每戶一名屋主怎麼解釋?」
「一家四口也是只有一名屋主。」
莊天然沒了疑問,跟著封蕭生進入屋內。
大門關上。
封蕭生忽然回頭,臉上依舊是溫文有禮的微笑,「然然,像你這樣隨便跟一個陌生人進房,是很危險的。」
莊天然瞬間腦袋卡殼,「……」剛剛說進來沒問題的是誰?不是你邀我的嗎?
「重點不是規則,而是人。」封蕭生反身,撲向莊天然,莊天然反應極快,立刻右手出拳,左手下意識摸向腰際想掏槍,卻雙雙撲了空。
他揮出的右手被封蕭生抓住,牢牢抵在牆上,力道之強勁,讓他感到整隻手臂血液逆流,手掌發麻。而往後掏的左手同樣沒摸到東西,莊天然這才想起身上沒有槍,但……他明明應該有一把瑞士刀,去哪了?
更糟的是,封蕭生不知道哪來的繩子,將他的雙手捆起,向上吊著。莊天然猛地抬頭,才發現天花板上垂著一條領帶,緊緊縛住他的雙手。
到底是什麼時候準備好的?
「只因我說沒有違規,你就跟著我走進來,你太乖了,才會認為照著規矩走就沒事,但『人』不是這樣的,不然怎麼會有人違法呢?」
在封蕭生說話的過程中,莊天然不停試圖掙脫領帶,但由於姿勢的關係,掙扎只會讓綁繩纏得更緊,不論如何都徒勞無功。
沉寂的室內只剩下莊天然掙扎的喘息,以及封蕭生的溫聲細語。
「別忘了,這是一條出過人命的案子,凶手就在所有人之中。」
莊天然瞳孔震顫,倒不是為了封蕭生說的「凶手」一事,這個規則他已經知曉,只是他發現,自己自始至終都沒思考過這個案子的凶手是誰,更沒真正體認過,接觸的玩家之中,有一個人是殺人犯。
「光靠身手是不行的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對手的實力。」
封蕭生把玩著手上的小刀,雖然說是在玩,臉上沒有半點輕浮和漫不經心,像在撥弄一個無關痛癢的小玩具。
莊天然圓瞳一縮,那是他從自我流手裡「沒收」的瑞士刀!什麼時候跑到這個人手上?難道是從一開始在門前救他的時候……
「下過五子棋嗎?」封蕭生突然問。
莊天然定眼看著他,緩緩點了頭。
「五子棋,並不是看對手下在哪裡,跟著走棋。而是每下一步棋,都要先預測後面五步棋,再引導對手下在哪裡。」
莊天然看著封蕭生垂頭,如瓷般白皙的臉一步步朝自己靠近,無形的壓制彷彿讓空氣變得稀薄,呼吸也變得艱難,吐息分明。
但莊天然眸底沒有懼色,只有越發冷靜。
屋內沒有開燈,薄弱的淡白色光源透過客廳的落地窗映照入室,將兩人位在玄關的影子刻在牆上,緊密地融合在一起。
「不動聲色掌握主導權,才能得到勝利。」
封蕭生輕聲落下,莊天然趁著此刻不能更接近的距離,抬腳用膝蓋攻擊對方下盤!沒想到,封蕭生抬手一揮,割斷了領帶!
莊天然正好抬腳,於是失去重心,沒站穩差點跌坐在地,被封蕭生摟住後腰。
封蕭生朝他笑了笑,渾身壓迫感盡散,變回紳士的模樣,「別摔了,摔了我心疼。」說完便鬆手,旋身走進客廳。
莊天然默了。
不行,他想不通這個人。
雖然……可以確定的是,這個人對自己沒有惡意。
如果他真希望自己死,根本不用特地救自己,放著不管也完了,用不著他出手。真要說來,這個人的行為,更像是——在帶領自己。
莊天然望著封蕭生的背影,面向大片落地窗,窗外是無邊無際的黑夜,不見星星,封蕭生的肩上泛著淡淡暈開的光芒,宛如落在地上的星辰。
這種感覺……似曾相識。
「進來吧,那裡是次臥,你可以睡在那裡。」封蕭生指向左前方的房門。
莊天然聞言點頭,走進客廳,先是看見桌上有幾塊吃一半的牛奶巧克力磚,再來是幾瓶飲料,不禁微微一頓。
這裡不是鬼宅嗎?怎麼這麼有生活氣息?
莊天然一面困惑,一面走向次臥,才剛打開房門,滿腦子的思維戛然而止。
床上滿是堆積如山的衣物,例如白襯衫、酒紅色領帶、藍色運動外套、黑色皮衣、軍綠色風衣、刷白牛仔褲、灰色連帽衫等等,各種款式應有盡有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成衣批發廠。
「抱歉,被我的東西塞滿了。」封蕭生彷彿現在才想起,語帶歉意。
莊天然不知該震驚「這些衣服是哪來的?」,還是該驚訝「為什麼這個房間可以如此凌亂」,又或者該問「我能睡哪裡」……

更多精彩內容請見《請解開故事謎底 01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