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歡迎光臨忘憂早餐店

原文書名:


9789863233756歡迎光臨忘憂早餐店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3233756
    Njoy (N046)
  • 定價:

    350元
  • 作者:

    古家榕
  • 頁數:

    384頁
  • 開數:

    14.8x21x2.3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10322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10322
  • 出版社:

   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CIP:

    863.57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  書籍免稅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在庫量大
商品簡介


只要走進來,這裡永遠都有屬於你的餐點

27歲的王曉樂是「忘憂早餐店」的第三代小闆娘,熱情又聒噪的她,矢志成為一杯「大冰奶」,也許不起眼,甚至不是菜單的重點,卻是整間店的靈魂。

寂寞的美食運轉手、神燈精靈鐘點女友、堅持叫外送的阿宅機師、隱瞞真實身分的神祕作家,每個走進店裡的客人,都有自己的故事,只要你願意說,她就願意聽。王曉樂的生活,就是吃飯、開店、當樹洞。至於她自己的故事呢?那就是另一個樹洞了。

作者簡介


古家榕

趕搭末班車的平凡八零後。婚後專職馴獸,育有1大2小珍稀猛禽。寫作態度端正,儘管筆下毫不正經,期待能寫出笑鬧後猶有餘溫的作品。


書籍目錄


早安!忘憂早餐店
第一章 本日菜單:大冰奶
第二章 本日菜單:鐵板麵
第三章 本日菜單:蛋餅
第四章 本日菜單:厚片
第五章 本日菜單:港式蘿蔔糕
第六章 本日菜單:草莓吐司蛋
第七章 本日菜單:咔啦雞腿堡
第八章 本日菜單:鴛鴦奶茶
謝謝惠顧我們明天見


文章試閱


王曉樂讀小一那年,曾好奇問過自家阿母:
「阿母,為什麼路上都是『美而美』,只有我們家是『忘憂早餐店』?」
阿母許芳慈尚未開口,忘憂早餐店開山祖師婆暨正宗吉祥物,王家阿嬤柯淑莉女士,早已中氣十足搶過話頭:
「什麼『忘憂』!我是跟妳阿爸講:恁『食飽換枵(tsia̍h pá uānn iau)』 啦!早餐店就叫『早餐店』啊,是要取啥咪名?!」
「原來是台語諧音啊!」
七歲的王曉樂恍然大悟,隨即感到一陣惋惜──可惜了,那些浮想聯翩的美麗理由,竟不敵霸氣的「食飽換枵」。果然,阿嬤就是阿嬤,連取個名字都如此剽悍!
「不過,從『換枵』變成『忘憂』啊……」
即使再懵懂天真識字少,此刻的王曉樂卻也意識到,自家早餐店的命名過程,應該已是眼前這位癱在沙發上、隔著汗衫抓肚皮的中年男子,這輩子最最接近文青的時刻。
「啊呀!取個名字才吸引人嘛。而且忘憂忘憂,忘掉煩憂,一聽就沒憂沒愁多輕鬆……就算是『食飽換枵』也很好啊。大家都餓了,我們店才有生意做嘛!阿母妳看,妳隨口講的名字就那麼有意義,真正是了不起!」
只見阿爸王新洋賴在沙發上,邊舉起右手大拇指,左手還不忘撓下自個兒的小肥肚──面對鳳辣子性格的母親,他總有辦法四兩撥千斤。
「少在那邊巴結了。什麼忘掉煩憂,哼!忘憂忘憂,你是賣早餐,又不是賣仙丹!」
也不怪王柯淑莉女士上火。想當年,丈夫王安邦出勤時意外驟逝,她為了拉拔五個孩子,聽從鄰居建議將一手承襲自丈夫的麵點功夫兌現。先是從小攤位擺起,賣些大餅、花捲、饅頭者流,漸漸的,又開發出諸如燒餅、蛋餅等花樣──不知從哪天起,「淑莉阿姨的店」,竟已晉升為地方媽媽的第二灶跤(tsàu-kha) 。
「唉呀!早餐來不及準備了,快去淑莉阿姨的店。」
「唉呀!今天農民曆說宜交易,快去淑莉阿姨的店。」
「唉呀!昨晚打牌贏錢了,快去淑莉阿姨的店。」
「媽∼妳都贏錢了,拜託換家店啦!我都快腫成饅頭了。」
「這樣啊……那更適合去淑莉阿姨的店,一看就是塊活招牌!」
對淑莉阿姨本人來說,食物是體力來源,更是經濟來源。這些年的努力,主要是為了生存,至於什麼開拓事業走上巔峰、完成夢想實踐自我,在她務實的眼光看來,全是些「食飽傷閒(tsia̍h pá siunn îng)」 的空話。
給我斜槓,不如給我槓子頭。給我一團老麵,我可以發起整籠饅頭。
因此,當自家長子將小攤位轉型成早餐店,並慎重其事請她命名時,王柯女士直覺認定他沒事找事──就是開個讓大家都吃飽的店,還要特地花力氣找我取名字,真正是「食飽換枵」!
多年後,每當王曉樂想起這段往事,都會暗自慶幸:「好吧,至少當年沒被取成『歪腰早餐店』。」
不然,這家店的小闆娘當起來,感覺很快就會脊椎側彎。

事實上,早在王曉樂出生前,「忘憂早餐店」已然開業了。
王新洋二十六歲那年,趁著眷村改建國宅的時機,成功說服自家阿母放手交棒,將一樓店面的麵點攤轉型為早餐店──新開張的「忘憂早餐店」,除了店名獨特,最大的不同,在於菜單內西式品項的出沒:先是漢堡、三明治和咖啡牛乳,後漸加入法式吐司、厚片和奶茶等。這在當年堪稱新穎的嘗試,固然跟王新洋敏銳的商業嗅覺有關,亦不乏他饅頭大餅吃到吐的童年陰影。
當然,出於對母親手藝的尊敬、也是考量老顧客的口味,王新洋特別保留了她的「手工蛋餅」,還不忘在菜單上標註「每日限量供應」。如此做法,不僅極大滿足阿母的虛榮心,更能刺激那些三四點起床的老人家,一大早急吼吼出門搶購──其實,按照王家阿嬤的產量,蛋餅絕對是供過於求的。只不過,跟弟妹廝殺長大的王新洋,向來深諳「從別人嘴裡搶來的總是比較好吃」此一真理,同時:
「這也是替看著我長大的叔伯阿姨創造生活動力!」王家阿爸大言不慚表示。
儘管王曉樂始終懷疑,阿爸請阿嬤去做蛋餅,主要是為了讓她忙一點,才不會天天盯著他後腦勺碎碎唸。
總之,有了抓人眼球的菜單品項、搭上西化和經濟起飛的趨勢,「忘憂早餐店」開業僅兩年,便成功損益兩平邁向獲利。此時,恰逢妻子許芳慈懷孕,滿懷人父喜悅的王新洋,趁著「娶某前、生子後」 的衝勁,買下二樓同方位的三房兩廳,上下打穿弄了個小樓梯,就此開啟清晨下樓開店、午後上樓睡覺的幸福養肉模式。
身為來不及參與命名的忘憂寶寶,王曉樂高中那會兒,也曾大張旗鼓鼓吹改名,例如走個「飽到總裁愛上我」的言情風。阿母許芳慈聽罷她的提議,語氣是一貫的和煦:
「其實,妳阿爸當年將店名取做『忘憂』,是真心欲祝福人客快活。他希望吃早餐這件事,不只是填飽肚子,也能帶來好心情……假使發現有人心情差,就偷替他加個蛋、夾片肉,呼伊呷飽再出發。賺少一點嘛沒要緊,讓人歡歡喜喜的,這才是真划算。」
聞言,王曉樂霎時看見阿母背後大放聖光,加個淨瓶就能普渡眾生──這哪是開早餐店,根本是佛心企業,緣份到了才會賺!看來這間店能存活至今,那位貪財星人王柯淑莉大掌櫃,著實居功甚偉。
「妳看我們厝邊,這麼多年了,還是經常來買。妳那些國小同學,一放假也是會過來。更別提天天報到的幾位阿姨──講實在的,常客買的不見得是口味、甚至不是方便,就是一份情而已。」
「只要付出真心,早餐店能做的,絕不只有早餐喔!」
日後,每當王曉樂對顧客喊出:「帥哥!今天想吃什麼?」「早啊美女,要不要來杯黑咖啡?」她總一再想起,母親當年說的「真心」二字。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;開早餐店,唯真必勝。只要有顆真心,放眼望去,所有人都是帥哥和美女──早餐店老闆娘從不騙人,是人們始終小瞧了自己。誰說帥哥美女絕對要前凸後翹六塊肌?定義,是被創造來改寫的。老闆娘說要有帥,就有帥,只要相信她,人生立刻有了光。
再平凡的小人物,點餐的這一刻,整個櫃檯都是你的主場。店內壁癌造景的菜單,壓克力材質紅底白字,品項兼容並蓄任君挑選──就是遵從己心點完餐,若是都不滿意,老闆娘亦能親自出馬,為你特製尊爵不凡的暗黑料理──總之在早餐店裡,沒有誰需要委屈自己。只要走進來,這裡,永遠都有屬於你的一人、一椅、一套餐。
哪怕外頭風雨飄搖,一旦走進早餐店,電視依舊是熟悉的新聞主播,老闆娘依舊手腳俐落,抽油煙機依舊轟隆隆轉動──樸實無華又枯燥的日常,卻在餐點千篇一律端上的那刻,此心安處是吾「香」。
早餐店,真的從不只有早餐。

回顧起來,「忘憂早餐店」的經營,最初是王柯淑莉、王新洋跟許芳慈,母子媳的灶咖三結義。
當年,號稱交棒卻閒不住王柯淑莉,每天除了做蛋餅,亦擔任早餐店太上掌櫃暨正牌收銀員。等到孫女出生,升格阿嬤的柯淑莉女士眼見媳婦兩難,直接甩了句:「我身子骨誠勇健!別想我回家帶小孩!」一肩扛起早餐店半邊天,讓許芳慈安心退居二線,在家全職育兒直至送入幼稚園,王家母子的兩人三腳模式才回歸三足鼎立的平衡。
王曉樂升小五那年,早餐店的營運,慢慢從鐵三角拓展為四人幫。原先滿山遍野亂跑、無憂無慮的王猴兒齊天曉樂,在阿嬤一聲令下,被迫加入當紅偶像團體「白天取金四人組」,從此踏上有去無回歸西路。而她的團體定位,與其說是披荊斬棘大師兄,更接近師父屁股底下那匹白馬──師父指東走,她不敢往西去,否則師父立刻變身魔法阿嬤,張口就是緊箍咒的囉嗦,一氣呵成將王曉樂唸到放棄求生。當然啦,當年的王家阿嬤,沒什麼兒少權益的概念,純粹將滿十歲、不會幫倒忙的王曉樂,視為可合理徵用勞動力──畢竟王家阿爸就是這樣長大的。至於王氏夫妻的想法則浪漫得多,覺得平時開店忙、沒法多陪孩子,趁著寒暑假帶在身邊朝夕相處也不錯,時至今日,也算是「讓孩子看著父母背影長大」之類的溫情家長。
在王家阿嬤精打細算的大嗓門一喊、加上王家爸媽的理想助攻,四年級下學期結業式當天,當同學們正為著假期歡欣鼓舞時,收到入伍令的王曉樂小朋友,只能默默凝視窗外夏景明媚,心頭一陣秋風捲落葉的悲涼。
認真說起來,最倒楣的,理應是九歲的王曉陽:親姊被無奈抓兵,連帶將親弟綑綁買一送一,豈料他本人卻是興高采烈。畢竟,身為可有可無補充兵,他僅需每天睡到自然醒,再晃至店內啃早餐欣賞大姊的手忙腳亂即可。等吃飽喝足,他便起身至門口笑臉迎賓,將各路叔伯阿姨哄得雙眼瞇起,最好大手一揮跟阿爸加點份蘿蔔糕。若真閒到天怒人怨,王曉陽也會識相的去收個盤子、擦個桌子,但多數時候,他仍是陪著顧客(即他的同學)在店內混水摸魚──相較她姊的白馬地位,王曉陽此人,更類似安份吃飽不扯後腿就算超水準表現的豬八戒。
只不過,悠哉的日子沒兩年,王曉陽升小五後,很快就被阿爸抓去分擔粗活,特別是台式沙拉醬的製作:「台式沙拉醬」,就是抹在三明治內側、被王家阿嬤宣稱「就算外頭有賣,自己打的就是不一樣」的神祕抹醬。老實說,這醬不存在什麼技術含量,就是將蛋黃、油、砂糖、鹽巴和一點點的檸檬,全部混作伙攪拌攪拌,打成濃稠糊狀即可。但由於勤儉的貪財星人,堅持不買機器純手工處理,讓王家阿爸的右臂基本上成為撒隆帕斯好朋友──因此,當王新洋發現兒子體格差不多能抓交替了,立刻以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」的神聖理由,莊嚴肅穆拍了拍兒子的肩,將這口鍋毫不猶豫往他身上甩。
面對這口天降大鍋,起先,王曉陽著實是叫苦不迭,一度讓王曉樂懷疑,他是否會沙拉醬打著打著,便趁大人不注意時偷往裡頭吐口水。所幸,在哀傷的打了半個月沙拉醬後,王曉陽一晚洗過澡,竟趾高氣昂跑來找親姊炫耀:
「阿姊妳看我的二頭肌!是打沙拉醬打出來的喔!」
王曉樂從書裡抬起眼,敷衍的點了點頭,心想一個二頭肌就能換來你的無悔,即將步入青春期的男孩,實在好解決。
除了沙拉醬,王曉陽亦在店休時被徵召去補貨,認份的跟在王新洋身後,將食品原料大賣場逛得跟自家廚房一樣熟。某日王曉樂收了工,正在店內喝著檸檬水,眼瞧親弟左肩扛袋麵粉、右臂夾罐蘑菇醬,拖泥帶水從跟前經過,瞬間意識到:唉呀風水輪流轉,這年頭白馬換人當了。
聽完這句無良評論,生性達觀的王曉陽,自豪表示:
「我不是白馬,是白馬王子!」
「是王子嗎?我瞧倒像是王子麵。」
「哎呀,這種真男人的世界,妳是不會懂的。」
驕傲丟下這句話,滿身臭汗的王小弟,帶著深刻的男人味遠去了。王曉樂聳聳肩,一口氣吸光杯底的檸檬水,啊嘶……真酸!

無論寒暑假,早餐店的營業時間皆是五點,但對王家人而言,凌晨四點就是開工時間。一大清早,太陽還躲在雲後頭賴床的時候,阿嬤早已在後場揉麵做起蛋餅,阿母人在外頭負責餐點備料,至於阿爸,則一肩扛起煮紅茶、搬重物的體力活。
那麼,王曉樂呢?
她正在努力起床。
若是暑假倒也還好,外頭天光亮得早,凌晨四點多起床,對孩子來說不太是問題──可一到寒假就慘了──早餐店不會因為天冷暫停營業,但她的意志力卻會想要罷工。主要是,她當時已迷上各類小說,從金庸到瓊瑤,柯南道爾到痞子蔡,五湖四海匯流腦袋,日日手不釋卷捨不得睡──晚睡早起的結果,不僅使她榮膺第一代的爆肝先烈,更讓「王曉樂大戰惡鬧鐘」劇碼,成了每日忘憂早餐店營業前的日常。
凌晨四點二十分,王曉樂頭頂的鬧鐘妖一號,會先投以石破天驚的壯闊震碎她的美夢。便看她伸出手,乾脆俐落一招萬佛朝宗拍翻這跳樑小丑,接著,夾起抱枕翻過身,繼續魂遊象外。
凌晨四點二十五分,王曉樂腳邊的鬧鐘妖二號,接棒以地裂天崩的氣勢搖撼她的意識。可惜仍敵不過高手曉樂的武力值。但見她閉著眼、伸長腿,用左腳拇指來個蒼鷹撲兔,簡單粗暴完成降龍伏虎的羅漢壯舉。
凌晨四點三十分,王曉樂書桌的鬧鐘妖三號,尖銳魔音三度排山倒海掀起波瀾,可這回沒等到她出手,王家阿嬤已碰地一聲推開門,巨無霸癩蛤蟆拔山倒樹而來,走到桌邊揮出佈滿老繭的肉掌,啪地收拾掉這顆最後通牒。
房內頓時回歸寂靜。下一秒,王曉樂眼睛倏地一張,渾身寒毛豎至極致──三個鬧鐘時辰已過,輪到大魔王出場了。
果然,俠客曉樂才準備從床上跳起,黑山老妖嬤那滿是麵粉的大手,已啪啪兩下,嗆得她噴出一口充滿牙菌斑的濁氣,趕緊變招往床下一滾,盡可能在大漠起兮雲飛揚的房內,躲開阿嬤與麵粉的雙重夾擊。
只可惜,來不及鬆口氣,這位閃過物理攻擊的練武奇才,終究撞上師奶殺手級的獅吼功:
「給我起來!莫閣睏啊啦(mài koh khùn--ah—lah) !!!!!!」
吼聲一出,王曉樂頓時三魂六魄歸了位,剩下一魄被阿嬤的深厚功力嚇得找不著北。然而,這卻無妨她拿出乖得跟孫子一樣的表現:
「好……我起來啦!」
「好什麼好!五點了啦,較緊咧(khah kín--leh) !下來店裡幫忙!快點!」
王曉樂聞言悚然一驚,抬頭一看鬧鐘:
「阿嬤!才四點三十二捏!哪裡快五點?」
「四點後面就五點了啊!較緊咧啦!別在這邊摸魚了!」
聽完這句理直氣壯的解釋,王曉樂不禁在心底吐槽:
果然,世界上有一種超物理時間,叫阿嬤的無條件進位──每個阿嬤心中,都存在一個整點的鬧鐘。就算四點零一分,依舊是五點。
幸虧,擅長賴床的曉樂妹妹,向來只將浪費光陰的天賦留在床上。每當離開那一畝三分地,動作之快速有效率,就連最擅長將沒病講成有病、潛在的健保常客王家阿嬤都無話可說。
凌晨四點四十分,王曉樂砰砰砰跑下樓,沿著用餐區戰線巡視一遍,任何該擦該收該對齊的,以及該補的免洗筷、衛生紙、醬料碟,全數單兵清點確認部署完成。
凌晨四點五十八分,王曉樂走進櫃檯,站在阿母左側,邊觀察阿母的下巴弧線,邊思考自己是否該拿起抹醬刀,比較有披掛上陣的氣魄。
凌晨四點五十九分,阿嬤將洗好的抹布往出餐檯扔去,擦乾雙手按照慣例,對著錢幣盒喃喃自語:「今日繼續保佑咱大賺錢!」
同一時間,王家阿爸收起平日在家的閒適,走向門口,抬手對準鐵捲門,按下手中的遙控器開關。
五點整,鐵捲門緩緩上捲,店外人行道由暗轉亮,溫暖明亮的忘憂早餐店,替陰冷的早晨點了盞燈。
王曉樂知道,待會即將有三個迫不及待的姨婆,興沖沖衝進來搶奪阿嬤的蛋餅頭香權──這是從她有記憶以來,這個自稱「福、祿、壽」的長青女子組合,最樂此不疲的團康活動之一。
而她唯一要做的,就是在第一個客人進門時,用她漸趨成熟卻依舊清亮的嗓音高喊:
「歡迎光臨忘憂早餐店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