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解謎才不像漫畫那麼簡單

原文書名:謎解わゾс⑦ヮノギゆズゾゆろスゆ


9789863619598解謎才不像漫畫那麼簡單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3619598
    Light Novel (LN002)
  • 定價:

    240元
  • 作者:

    藤崎都
  • 譯者:

    黃薇嬪
  • 相關作者:

    繪者:ゑズノコ
  • 頁數:

    256頁
  • 開數:

    15x21x1.28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10208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10208
  • 出版社:

    三日月-希代
  • CIP:

    861.57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  書籍免稅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在庫量大
商品簡介


傲嬌前漫畫家╳遲鈍警察
不管個性還是推理能力
全都天.差.地.遠!?

◆【LN系列】首發第三彈
◆《純愛羅曼史》《世界一初戀》小說作者歡樂日常推理作品!
◆ 遲鈍的現任警察 V.S. 傲嬌的前漫畫家
◆ 充滿推理和神祕事件的同居生活正式展開──!!!
--
略顯遲鈍的警察徹平,
為了某些原因,不得不搬出單身宿舍。
只是他沒想到,新住處的管理員,
居然是之前在書店偶然撞見、還罵了他一頓的傲嬌少年──穗高。
徹平與自稱前漫畫家的穗高被迫展開同居生活,
兩人卻接二連三遭遇神祕事件!
而強調自己不再畫漫畫的穗高,
似乎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……?

作者簡介


藤崎 都
三月二十日出生。雙魚座。O型。
著作眾多,包括《純愛羅曼史》系列(臺灣角川出版)等。
最近開始打電玩《勇者鬥惡龍X》。



譯者簡介


黃薇嬪
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。大一開始接稿翻譯,到二○一八年正好滿二十年。
兢兢業業經營譯者路,期許每本譯作都能夠讓讀者流暢閱讀。主打低調路線的日文譯者是也。

書籍目錄


Chapter 1糟糕的邂逅
Chapter 2捕捉偷花賊大作戰
Chapter 3有人跟蹤?
Chapter 4褐色信封大風吹
Chapter 5派對前夕
後記

文章試閱


Chapter 1糟糕的邂逅


「咦?不會吧?新作出來了?」
鈴川徹平偶然閒晃到書店,在架上看到期待已久的漫畫居然出了最新一集,忍不住發出驚呼。
正當他想伸手拿起其中一本,卻因為太過激動,一不小心把高高疊起的新書弄倒了。
「啊,我到底在幹嘛啊……」
他收拾好散落一地的單行本重新堆放整齊,並檢查掉在地上的書有沒有損傷;所幸每本書都完好無缺,讓他忍不住鬆了一口氣。
徹平再次拿起其中一本漫畫。此刻他拿在手裡的,是他十分尊敬的漫畫家「穗高八重」的新作。
他原本以為發行日是下週一,所以此刻內心激動到幾乎要跳起舞來。
(我等這本單行本出版等多久了啊!)
他不太清楚書為什麼提早進貨了,不過能比原本以為的時間還早看到新書,他還是十分慶幸自己的好運氣。這本新書是短篇集,集結了單行本中沒收錄的番外篇。徹平因為能夠收藏全新繪製的封面、讀到沒看過的作品而感到喜悅不已。
穗高八重在結束連載的同時,也宣布退出了漫畫界。身為粉絲的徹平差點因此跌入絕望深淵。如果可能的話,他想看到更多穗高八重的作品;他甚至想過要寫人生中第一封粉絲信寄給漫畫家。
不過他想,既然當事人有不得不隱退的理由,那把自己的期待隨便加諸在對方身上也是一種壓力吧?
因此,徹平猶豫了。
既然穗高八重還會像這樣出版新作,表示仍有復出的可能。徹平決定等著穗高八重養精蓄銳完畢,再次重拾畫筆。
「呃!」
「對、對不起!」
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徹平,一不小心撞到走道上一名男性客人的肩膀。他立刻開口道歉,對方卻什麼話也沒說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(嗯?)
徹平頓時覺得有點奇怪。彼此分明是第一次見面,他卻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對方。
他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,繃緊原本放鬆的心情,切換成工作模式。
徹平今天休假。他的職業是警察,在交通課擔任交通指揮取締的工作,夢想是成為重案組的刑警。
為了將來有一天能夠實現這個夢想,他經常自我訓練,而其中一項就是記住通緝犯的長相。因為他無法預測會在何時何地遇到凶惡的罪犯。
或許現在就是這項訓練派上用場的時候了。他覺得剛才路過的男子長得很像因多起竊盜案而被通緝的嫌犯。
因為對方戴著太陽眼鏡,所以徹平無法百分之百確定,不過下巴那顆痣的位置一樣,嘴巴附近也很像。
如果能在休假時逮捕通緝犯,那就真是中大獎了。
他知道並不是只有立下大功才是警察的工作,不過一想到這是實現夢想、進入重案組的第一步,他就不自覺地緊張起來。
(別搞砸啊!)
他在心裡鼓勵自己,尾隨著可疑男子在書店內移動。如果他的身形足夠嬌小,這種時候就可以躲在書櫃後面,可惜他的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公分,無論如何都比書櫃高出一顆頭。
「咦?人呢?」
他一時恍神,一眨眼就把對方跟丟了。徹平著急地環顧整間書店,正擔心對方該不會已經離開的時候,就看到那個人正站在雜誌區翻閱雜誌。
徹平原本以為對方逃走了,差點嚇出一身冷汗。他拍拍胸口,站在那裡假裝自己也在看書,趁機盯梢。
(就不能把太陽眼鏡拿掉嗎?)
他很想看看對方的眼睛,好確認他是不是通緝犯。明明就在室內卻還戴著太陽眼鏡,是不是為了躲避別人的目光呢?
徹平才剛踏出一步想靠近確認,就看見對方慢條斯理地拿下了太陽眼鏡。
「咦!」
他屏息等待著對方露出真面目,卻在看到他拿掉太陽眼鏡之後,發現那張臉並不是自己以為的那個人。這讓徹平頓時垂頭喪氣了起來。
(原來不是同一個人啊……)
看來自己為了爭取功勞所以太躁進了。通緝犯本來就沒那麼容易遇到,上司和前輩也經常叨念他,讓他改一改這種衝動的毛病,否則冤枉無辜的人就太糟糕了。畢竟無論如何,被冤枉的人都會因此留下不好的回憶,嚴重一點還有可能摧毀對方的人生。
自己今後必須更謹慎小心才行──徹平在心中向那位被他冤枉的男子道歉,一邊反省一邊往收銀檯走去。
──咚!
就在他轉過身時,卻迎面撞上了某個人。
「痛!」
「啊,對不起!」
他又因為發呆而闖禍了。
徹平撞到的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少年,身形單薄的他被徹平狠狠撞飛出去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(唔哇!是超級美少年……)
白皙的肌膚配上略帶捲度的黑髮,黑框眼鏡後則是一對令人沉溺其中的杏眼;那對黑眸的長睫毛眨動時彷彿能夠聽見拍打聲。鼻梁又直又挺,再加上有一點厚度的粉色嘴唇,五官恰到好處地分布在比徹平的手掌還要小的臉蛋上。
徹平不禁看得失神,旋即又回過神來,想到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。他不希望自己只顧著找嫌疑犯,卻造成一般市民的困擾。
「你沒事吧——嗯?」
他感到十分自責,連忙伸手想扶起對方,卻在踏出一步之後,感覺自己好像踩到什麼東西。
「啊……」
看到對方錯愕的眼神,他低頭看向腳下──徹平的運動鞋底下是一本封面潔白的厚重書本。
「啊!對不起!」
他連忙急急後退,卻已經太遲了,鞋印早已清楚地留在白色的書封上。因為自己接二連三出錯,徹平忍不住露出了慘白的臉色。
他看到書名和作者都是英文,似乎是一本外文書。從厚度判斷,也許是攝影集或畫冊。
「這個你打算怎麼處理?」
美少年的嘴唇吐出因憤怒而顫抖的冰冷聲音,看著徹平的視線也冷漠如霜。
「對、對不起……」
徹平能夠做的只有不停道歉,他幾乎歉疚得抬不起頭來。
「走路好好看路,廢物。」
聽到拍拍屁股灰塵自行站起來的少年口出惡言,徹平儘管不悅,卻也明白是自己理虧,只能低頭賠罪。
不過對於與身高一百八十八公分的徹平相差不只一顆頭的少年來說,即使徹平低下頭,還是比他高出許多。
徹平心想,假如是自己,看到期待已久的書封上留下鞋印,恐怕不只會覺得倍受打擊吧。
至少應該幫忙處理書上的汙漬,負責把書弄乾淨。書封的髒汙應該擦一擦就可以擦掉了吧?
「真的很抱歉!我現在就幫你擦乾淨!」
「喂,你做什──」
徹平搶走少年手中的硬殼精裝書,用袖口擦拭起鞋印。可是這本書的封面用的不是一般的光滑紙張,而是粗糙有質感的藝術紙,髒汙反而越擦越擴散。
「咦?奇怪?」
「你快住手!你打算把書弄得更髒嗎?」
少年從徹平手中搶回硬殼精裝書,十分寶貝地抱在懷裡。
「不是,我只是想把它擦乾淨……」
「沒有上PP膜的書封,怎麼擦也不可能擦掉汙垢吧!你這麼做是在挾怨報復嗎?」
徹平當然沒有這種想法。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失態,他就無法替自己的行為辯解。
「真的很抱歉。如果可以,請讓我賠償好嗎?」
「算了。沒把書裝袋就直接拿著走,我也有錯。」
「這樣不好吧,不然我再買一本賠你。」
「這本書是我請這裡的店長幫忙找、好不容易才找到的,哪有可能立刻就找到一模一樣的?」
「那、那至少讓我付錢……」
這本書居然那麼珍貴嗎?
徹平心裡頓時覺得更冷了,看來他的愧疚不是有心彌補或付錢就能夠減輕。一想到少年的沮喪,徹平就感到十分過意不去。
「你現在能夠拿出這些錢嗎?」
徹平眼前遞來了一張手寫收據。
「當然──三、三萬五千……元?!」
超乎想像的價格讓徹平的眼珠差點掉出來,他流著冷汗回想自己錢包裡有多少現金。
「所以我說不用了,反正書的內容沒事。不過話說回來,你的注意力這麼散漫,真的能當警察嗎?」
「咦?」
徹平沒有自我介紹就被對方說中職業,讓他因此起了戒心。
「我猜對了?」
看到徹平驚訝的反應,少年的心情似乎好了一點。
「你你你你怎麼會知道?」
「你剛才心不在焉,是因為你都在注意那個走出書店的傢伙吧?我猜是因為你以為對方是通緝犯,才會這麼謹慎小心,結果後來發現認錯人了。」
「這……」
自己的行為和想法全都被說中,徹平驚訝得幾乎說不出話來。
「你的手看起來像是會武術,而且願意穿那種醜陋又俗氣的網格背心的人,也就只有警察了。」
「醜陋又俗……不對不對不對!我這身打扮哪裡俗氣了?!」
徹平的小心臟因為犀利的批評而被狠狠刺傷,卻仍試圖反駁。這身服裝是他模仿一位崇拜的重案組前輩而穿的。
前輩坐上偵防車的不羈姿態十分帥氣,徹平也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和他一樣;為了能夠更接近前輩的瀟灑姿態,所以他買下了與前輩同款的背心。
「這件背心不管從哪個角度看,都只有『俗氣』兩個字可以形容。老兄,你穿這樣是交不到女朋友的。」
「你……」
被踩到痛處,徹平的心靈遭受致命一擊,他往後的三年恐怕都無法重新振作了。
這時,眼鏡少年突然直直盯著徹平手上的漫畫單行本。
「這、這次又怎麼了……」
「哼,衣著沒品味,不過對漫畫的品味倒是不錯。」
「咦?」
沒料到他臨走之前會說出這番話,但聽起來應該不是什麼好話。
(我這身打扮哪裡不好了啊……)
儘管他對少年最後說的那句話很不滿,還是順手拿了一本男性時尚雜誌去收銀檯結帳。
他不覺得自己現在這身打扮很俗氣,也不認為需要改變,不過他告訴自己,為了能交到女朋友,穿著上最好還是多一點變化比較好。一邊想,他一邊把男性時尚雜誌和漫畫單行本放在收銀檯上。
「兩本一共一千四百一十二元。」
正要從錢包拿錢出來,徹平注意到了裝飾在收銀檯的簽名板。看到板子上畫的角色的瞬間,他的心臟忍不住開始狂跳。
「這、這是……」
那熟悉的畫風使他不自覺緊張起來,不僅是因為第一次見到這張畫,更因為這張畫看來像是真跡。
「嗯,這是穗高老師的簽繪,目前放在我們店裡當裝飾宣傳。」
書店店員見他睜大眼睛死盯著簽名板,便親切地為他說明。
「天啊,我第一次看到真跡!」
一想到這張簽名板是穗高八重本人親手畫的,徹平幾乎感動到聲音微微發顫。
「我們還有其他穗高老師的簽名板喔。」
書店天花板橫梁上裝飾著許多簽名板,其中就屬穗高八重的簽名板數量最多。
「我、我可以拍個照嗎?」
「我們已經取得穗高老師的同意了,請拍。」
「你們和老師很熟嗎?」
「老師就住在這附近,是我們書店的常客,跟我們店長很熟,所以每次出版新書都會替我們畫簽名板。」
「住在附近?!我最近正好會搬來這附近!」
能夠與喜愛的漫畫家住在同一區,簡直像在作夢一樣。
徹平執勤的警察局就在旁邊,或許他們早已擦肩而過了也說不定,也或許之後有機會在某處相遇。
「原來如此,那今後也請多多指教了。不過穗高老師剛才還在店裡,真可惜你錯過了……」
「什麼?妳說老師剛剛就在這裡嗎?」
徹平仔細看了看簽名板,發現簽名旁邊的日期就是今天。他咬牙懊悔著居然錯過了跟老師見面的機會。
「希望哪天你也能遇到老師。」
「嗯,我也希望。」
徹平心想,今天沒見到老師固然遺憾,不過如果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遇見,自己或許會因為太過驚訝而做出失禮的舉動。
(不曉得穗高老師是什麼樣的女生……)
身為粉絲的徹平還是很期待能夠見到漫畫家本人的,但如果不好好控制自己的好奇心,那就跟變態沒什麼兩樣了。他告訴自己千萬不可以太厚臉皮。
不過他還是要先想好,萬一遇上穗高八重老師時要說的話。他將書店店員遞來的紙袋抱在懷裡,一邊無邊無際地幻想一邊走出書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