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番外卷

原文書名:


9789864942329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番外卷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4942329
    PS (MM008)
  • 定價:

    250元
  • 作者:

    JittiRain
  • 譯者:

    梁震牧
  • 頁數:

    192頁
  • 開數:

    14.8x21x2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10412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10412
  • 出版社:

    平心出版-欣燦連
  • CIP:
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  書籍免稅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在庫量大
商品簡介


靠近〉
那天之後,我告訴自己要忘了那個男孩往前走,直到在大學裡我聽見有人呼喊我的名字……「Sarawat!」

〈感覺〉
和Sarawat交往的一周年,Tine滿心期待想要給他驚喜,可是對方卻彷彿忘了這個日子?

〈太陽〉
少年Phukong的煩惱看似很大又好像很小,想再靠近一點點的他,和Mil學長就只差……

〈每日〉
只要能和喜歡的人待在一起,不論是雞飛狗跳、小打小鬧,還是平淡和諧,都好。因為我們知道,每一天,都是得來不易的珍貴果實。

〈早晨〉
今年Tine的生日該怎麼過呢?Sarawat糾集好友終於想出了不錯的點子,但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……

作者簡介


JittiRain的故鄉在南邦府,從清邁開始她自由工作者的生涯,也因此常往返於南邦府和清邁之間。2014年開始創作BL小說,第一本作品是《Romantic-Drama》。喜歡閱讀華文BL小說,尤其是古代類型。熱愛健行,常旅行於有山與海的地方。閒暇時常藉由欣賞樂團表演尋找寫作靈感;喜歡電影,最愛的導演是Denis Villeneuve和Greta Gerwig。嗜好是閱讀和電影,最近喜歡看Webtoon。近期目標是在截稿期限前交稿。

商品特色/最佳賣點


廣大粉絲敲碗已久的特別加筆番外卷☆

兩人共譜的戀曲,
無論難易好壞,永遠都是最棒的!

不只是過去的回憶,還是未來的想像,
相遇後的每一天都值得期待。

2gether只因我們天生一對 番外隨書贈品
1. IG透卡1張
2. 明信片組(五張)
3. Q版明信片

文章試閱


「近到說不出任何話語,
近到看不清他人身影,
當我們近到要無法呼吸,
近到此刻只有你與我而已。」


1、靠近
「如果我們遇到一個讓自己印象深刻的可愛女孩,但心裡很明白這輩子只能遇見她這麼一次,那我們所能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對她微笑、對她好,跟她聊過幾句話後就此別過,就這樣結束了,足夠了……」

或許就是這段讓人印象深刻的句子,讓我想把這本書買回來讀。這本書講的是樂團Scrubb的事情,雖然我不是鐵粉,但至少在我日日夜夜沉浸在彈吉他的日子裡,他們的歌我也彈過十首左右。
尤其是那首〈靠近〉,媽的……彈了快一百次了吧,所以讀到這首歌被寫出來的原因時,感覺又比原來更深刻了一些。
「Sarawat。」
「……」
「喂叫你啦!」
「嗯。」
我的雙手將正在讀的書闔上,然後抬頭看向我朋友。不用等他再說一次,光是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這傢伙想說什麼了,我猜又是要去哪裡玩之類的事吧。
「放學後要不要去哪裡玩啊?」他說。看吧,完全沒猜錯。
「我不想去。」
「喂你啊!高中生活都快結束了欸,好好利用一下好不好。」
「你是在寫勵志書嗎,難道你之前就有好好利用嗎北七。」
高三上學期的生活像是被解放了一樣,不用再像以前一樣每堂課都上,自己看心情想去再去就好了,大部分的人都為了考大學而改去補習班上課。
但也有人覺得上大學這件事,跟好好揮霍即將結束的十八歲一樣重要,他們都不想要讓自己未來沒有值得說嘴的回憶或是瘋狂事蹟,當然,我的朋友多半都是這種人。
「但我哥說他們大學今天晚上有獨立樂團的演唱會,而且免費入場欸,你真的沒興趣嗎?」
我眼前的人還在堅持,其他兩三個人也向我擁上來,像是要對我施壓讓我非去不可。
「有哪些樂團?」但我還是沒有馬上答應,先繼續對他追問。
「很多啊。」
「說來聽聽看啊。」
「靠咧,誰記得起來啊,我看一下傳單,但我很確定……」他暫停了一下,眼球轉了轉像在想事情,「有你喜歡的樂團啦,那個叫Attitude is Bliss對吧。」
「Solitude is Bliss,你真的是我朋友嗎?」
「對啦就是那個,所以你要不要去啦,不要毛那麼多。」
「你都這樣說了。」我也覺得不能再搖頭了,於是朋友們開始幫我把東西胡亂塞進包包裡。
我想不起來自己有多常來藝術大學聽演唱會了,我只知道很多樂團都喜歡在這裡辦演唱會,或是舉辦各種活動,一場接著一場像是不要命了一樣。就像今天這場,比以往的其他活動都還要盛大,因為集合了很多的獨立音樂人,我的身邊除了大學生外,還有高中生以及從各地蜂擁而來的人們。
活動的一側搭了一個巨大壯觀的舞臺,是所有音樂人的聚集地,已經有很多個樂團上去演奏過了,偌大的廣場上滿滿都是人,有賣食物的小販、舉辦活動的攤位、販賣限量周邊商品的據點,還有今天要上場表演的樂團們的巨型海報布滿了四周,很適合拍紀念照或是打卡上傳社群網站,就像很多人會做的那樣。
「妳笑一下啊,妳好可愛∼∼!」我朋友的聲音大聲地傳進我耳裡。
我轉頭看向聲音的源頭,看見我朋友正專心地在幫他外校的女朋友拍照,背景是當紅藝人的海報,其他兩個朋友也是,都跑去等快要到這邊的女朋友,丟下我一個人呆站著。
「你把我拍得好正喔!」
「噢喔,很難拍欸,妳又不夠正。」
「那你去找別的正妹好了!」
「唉唷我開玩笑的啦,好嘛∼∼」
好的,我想我就是一顆大電燈泡,我朋友找我來,但是等活動開始了就把我丟下,全部跑去陪女朋友,其實我也該習慣了,但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最後我決定自己走到旁邊,安靜地拍一些現場的照片當作記錄,慢慢等著我喜歡的樂團上臺表演,但應該還要等好幾個小時吧。
「麻煩給我一罐水。」
「好喔,你要冰的還是常溫的?」
「冰的。」我逛了一下子後停在賣飲料的攤販前面,他們今晚的生意超好,我看顧攤的阿姨臉上一直掛著笑容,她跟我講完話後就轉身到超大臺的冰箱去拿出一罐冰水給我,「十銖喔。」
「阿姨,麻煩給我一杯藍色夏威夷。」
我還沒來得及把錢遞給賣飲料的阿姨,突然就有一個人走到我身邊,他清亮的聲音讓我忍不住轉頭看向他。
「我們沒有賣藍色夏威夷喔,要不要藍莓汁啊?」賣飲料的阿姨回他。
剛剛講話的人微微皺了眉頭,然後才開口繼續說。
「那有跟藍色夏威夷一樣好喝的飲料嗎?這裡的店都沒有賣,好難過喔。」他最後一句話像是在對自己喃喃自語,但賣飲料的阿姨只是搖了搖頭,最後那個人只好抬頭說:「藍莓汁也行。」
「等一下喔,啊對了,冰水十銖喔。」
我在一瞬間又回到了阿姨的視線裡,我立刻把錢交給她,但我沒有走開,反而停在原地盯著身邊那個白皙的身影。
他穿的是很眼熟的高中制服,衣服的下襬稍微從褲子裡掉了出來,手臂下夾著他的學生包,另一隻手則在口袋裡找錢。
「你在這喔,找超久欸。」
就在我正盯著對方看的時候,有別人的聲音靠了過來,我想那應該是他的朋友,因為他們穿的是一樣的學校制服。
「我在找藍色夏威夷啦。」
「那有嗎?」
「沒有,只買了藍莓汁。」
「喝什麼都好啦,快走了,你最愛的團要上了欸。」
眼前這人的朋友說完就跑走了,被丟在原地的人只能慌張地在他們背後大聲喊叫。
「喂!等我啦!我要站最前面!」
他馬上把錢遞給賣飲料的阿姨,然後伸出白皙的手抓過飲料後就不要命地跑了起來,我看了一會兒,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盯著他看,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他有興趣,平常我對周遭的一切都不太感興趣的。
也許是因為他長得很可愛,也許是他的聲音、動作,或是某種難以解釋的東西,我只知道他有某種東西非常吸引我,雖然他是男生。
(Rrrr──Rrrr──)
手機的呼喚聲把我從思緒中拉回現實,螢幕上顯示的是我朋友的名字,我猜那幾個混蛋是要叫我回去集合。我沒猜錯,最後我們又一起站在舞臺前面,跟著我朋友很喜歡的樂團唱歌。
「我很好奇這些樂團的人都遇到過什麼事情,為什麼可以寫出這麼多悲傷的歌,聽了都跟著難過起來了靠。」站在我身旁的朋友靠近我耳邊低語,而他的手緊緊地牽著他女友的手,緊到像是這輩子都不肯放開。
「你怎麼會懂,你馬子狗欸。」
「我只是喜歡他們的歌,又沒有一定要經歷他們的人生啊,北七喔。」他說。Moving and Cut是他很喜歡的樂團,每天都在聽,雖然都很悲傷,但他已經聽上癮了不聽不行,也許就像我每次打開播放清單都是Solitude is Bliss一樣。
「最後一首歌,希望大家跟我們一起大聲唱出來……夠了啊 夠了啊我的心 已經痛到超過極限」(註:Moving and Cut的〈夠了啊我的心〉(พอแล้วใจ)。)
Wooooo∼∼
因為我們剛剛都在各自閒晃,所以沒有聽到開場的歌,但能聽到最後還是不錯,接著Moving and Cut的悲傷氣氛就被Scrubb帶來的愉悅氛圍跟尖叫聲取代了,而我的視線則被某個人的背影吸引了過去,他在人群之中偶然間就來到我的面前。
他一點一點地往前面擠,幾乎就要到達舞臺前方了,現在表演的並不是很快節奏的歌,但他沒命似的跳著,遠遠看過去,他動個不停的身影在眾人之中非常顯眼。
太滑稽了,太可愛了。
樂團正用〈答案〉這首歌開場,我瞥了一眼發現我朋友跟他女友正沉浸在歌曲裡,我不想破壞氣氛,於是往前跨了兩步,踏進擁擠的人潮裡,最後終於站在我盯著的那人身旁。
「你冷靜一點,這首歌是悲歌欸。」第一首歌結束了,那個蹦蹦跳跳的人還是沒停下來,他身邊的三、四個朋友還得出聲制止他。
「噢喔是嗎?我還在第一首歌裡嘛。」
「吼,你很北爛欸。」
「你才北爛,別人正在嗨欸,不要擋我。」
「早知道就不找你來了,社會負擔。」
被念的人做了個鬼臉回敬他朋友,沒多久後改成張口跟著樂團陶醉地唱了起來,他絲毫不在乎周遭的人,連我也完全不在他的視線裡面。
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跑到不認識的人旁邊站著,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直看著他,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開口唱了起來,平常我都只是站得遠遠地看著自己喜歡的樂團,但不管我問了自己多少問題,最後還是沒有任何答案。
我只是想跟著自己的感覺走,不想去在意其他事情。
Scrubb的歌曲一首接著一首向臺下的聽眾傳來,周遭都是歡快的氣息,陽光也漸漸消失在天際,被無數的燈光取代,但這沒有影響到我的視線,眼前這人的身影還是十分清晰。
這傢伙也太有活力了吧靠!
我看他從第一首歌跳到現在已經滿身大汗了,但臉上依然掛著笑容,讓看的人都忍不住發愣。
這個神經病為什麼笑起來這麼可愛。
「要結束了……跳起來吧,二、三、四!」Muey哥的聲音響遍全場,我眼前的傢伙也順從地跟著跳了起來,活動現場的人都被拉進了音樂的世界。
我的身體被人群一點一點地往後擠,直到我沒辦法繼續站在他旁邊看著他,他的側影在我眼裡如今只剩下一點點白色。
「去看看廣闊的天空與水域 吸取風吹來的土地香氣∼∼」
「Woo∼∼∼∼」
我現在終於知道「沒命似的跳」是什麼意思了。
突然之間,有些事情發生了……
「啊,對不起。」
「……!」
我的身體僵住了,呼吸也變得不自在,突然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。
誰知道眼前這人會突然後退撞到我,而且那一瞬間他還一邊喘著一邊用疲憊的聲音跟我說對不起,靠……還是說我其實是被攻擊了。
他沒有看我,說完對不起後就轉過頭去繼續跟朋友們跳著,但被撞到的我卻還沒有反應過來。
Sarawat,你病得不輕啊。
「接下來是最後一首歌了,這首歌送給在場的大家,我們一起唱、一起跳,然後慢慢……靠近彼此,因為我相信,最好的歌就是能讓大家一起投入的歌。」
「啊啊啊啊啊啊!!!」

「近到說不出任何話語 近到看不清他人身影……」

當音樂開始彈奏,Muey哥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了過來,我的世界像是被暫時按下停止鍵,耳裡還聽得見熟悉的歌曲,但周遭的人群都停止了動作,只有我眼前的他仍然不斷擺動著。

「當我們近到要無法呼吸 近到此刻只有你與我而已」

這不是戀愛的感覺,這只是……像喜歡世界上很多種東西那樣地喜歡一個人,但也許很難說出口。
這讓我想到剛在書裡讀到的一句話,如果有天遇到一個讓自己印象深刻的人,而且此生應該只會遇見他一次,我應該怎麼做,去跟他搭訕嗎,還是把這份感覺收藏起來,這些問題在歌曲演出時不斷地在我腦袋裡盤旋。

「或許是因為你碰巧遇見了我 或許是因為我們碰巧在一起」

〈靠近〉這首歌講的是短時間內展開的關係,他讓我感覺很好,但我相信我們最後只會各自分散,這樣的話根本沒有理由要上前搭訕,去認識他,或是做其他任何事情,能做的只有感謝這個世界帶來的偶然讓我能遇見他。
他的笑容、清脆的聲音,還有混雜著疲憊與喜悅的臉龐。
只要能這樣看著他就足夠了。
我不期望能做更多事情了。

「靠Sarawat,你要去哪裡啊?」
「上廁所。」
「那我陪我女友去搭車一下,等等Solitude上的時候我再打給你。」
「嗯。」
Scrubb的表演結束後很多人都走開了,但還有一些人等著下個樂團的演出。通常我喜歡的樂團快上臺前我是不會走遠的,可是這次不太一樣,因為那個人跟著他的朋友們離開了,我忍不住遠遠地跟在他後面。
他們繞到了舞臺後面,那個白皮膚的傢伙被兩三個朋友從背後輕輕推著,但他一臉惹人憐愛的樣子站在原地猛搖著頭。
「去跟他們合照啊,Muey哥跟Ball哥人很好啦。」
「不要。」
「你怕什麼啦我問你。」
「不好意思啦。」他邊說邊露出笑容,「可以這麼近看到他們就夠了。」
「你自己說的喔?」
「嗯,但我想做一件事。」
「毛很多欸,快說啦。」
「幫我跟他們的海報合照。」他纖細的手指指向巨型海報,然後他們一群人就往海報移動,一邊拿起手機要拍照。
像跟蹤狂一樣跟在後面的我,也馬上拜託經過身旁的路人幫我個忙。
「抱歉,可以幫我拍個照嗎?」
我說完連忙拿出自己的手機遞給剛好經過我旁邊的女生,她接過手機後露出笑容,並且用清脆的聲音說:
「好啊。」
跟Scrubb的海報和那個人之間隔開了一點距離,我努力讓自己站得側身一點,希望照片能把他拍進去,至少能在分別之前留下一點回憶。
喀嚓!
快門聲響起,當我轉頭看過去時,那個人已經沒站在原地了。
「謝謝妳。」
我拿回了自己的手機,螢幕上顯示的是剛拍下的照片,裡面當然有我,背景是Scrubb的海報,而如果把圖片放大仔細看,就能看到那個人也站在那裡。
誰想得到呢,我最後會在藝術大學的活動上又多了一個印象深刻的樂團。
那是因為他……我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。

當我們見到一個讓自己印象深刻的人,記憶會留存多久也沒有人能給出答案,對我來說,如果只見過一次,一眨眼就會忘記了,我原本以為這個人也是,誰知道最後……
我依然記得他的臉。
「Sarawat明天你……」
「我沒空。」我朋友還沒來得及把話問完,我已經先回答他了。
「你要去Scrubb的演唱會?」
「嗯。」
「我說真的,你有什麼毛病啊,被下降頭喔?」
「……」
「還是偷交女友了?」他繼續說。我朋友有夠無聊,但我還是讓他繼續猜下去,「還是在追那個上次活動上遇到的人?你這樣不怕Pam吃醋嗎?」
「北爛喔。」
我朋友知道我喜歡Pam,但我沒有跟她說過……應該說連稍微表現一點感覺出來都沒有,也許是因為我不期望我們的關係會比現在更加親密,她只是我的初戀,我也只想要停在這裡而已。
「啊隨便啦,你怎麼可能去喜歡誰,你這麼冷血的人。」
「你電影看太多了是不是,你要去哪裡自己去啦。」
「好啦,但你如果明天有空的話一起來看書啦,還有我們明天晚上要一起去吃烤肉喔,掰掰!」
「嗯……」
我把書本胡亂塞進包包裡,然後前往Cat T-Shirt的會場,我幾個星期前就決定要來了,這個活動會有很多歌手來擺攤賣紀念T,還有現場表演,參加的人非常多,是一場很盛大的活動,所以我想遇見他的機會應該不小。
「噢喔,Sarawat。」
我才走進人群裡沒多久,就聽見有人興奮地叫我的名字,我望向聲音的源頭,發現是外校的朋友,我們在同一個補習班上課。
「嗯,怎麼了?」
他讀的是男校,身旁的朋友看起來都跩跩的。
「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,你一個人來啊?」他邊說邊張望著,像在找我的朋友,發現沒有別人後他就立刻自己換了個話題,「你有買到哪個團的衣服嗎?」
「Scrubb的。」
「靠,原來你粉這團喔。」
「你呢?」我問了回去。
「太多團了,我買到錢包都癟了。」
「太誇張了吧。」
「你在等現場表演嗎?」
「對啊,你咧?」
「我應該只會看一下。」他從褲袋裡拿出手機,滑了一下訊息後又看向我,「欸我要先走了,我朋友找我,先這樣啦掰。」
「掰。」
我們只這樣稍微講了幾句話就各自走開了,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販賣衣服的攤子和等待表演開場上,心裡只希望能再看到那個在Scrubb表演時沒命似的舞動著的人。
沒想到……
我的眼角餘光偶然間瞥到,某個記憶中非常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離我幾十公尺遠的一小群人裡。
我全身像是迅速充了血一樣,雙腿自動向前走了起來,耳裡轟轟鳴響,我眼裡的畫面有些模糊,只看得清那個人穿了白色T恤跟刷白的牛仔褲。
我整顆心失去控制地狂跳著,感覺既緊張又害怕。
緊張的是或許能見到我找很久的人,但一方面又怕那不是他,不是我想見的那個在藝術大學活動裡狂跳的學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