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S.C.I.謎案集 第五季(5)完

原文書名:


9789864946594S.C.I.謎案集 第五季(5)完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4946594
  • 系列名稱:

    PS
  • 系列編號:

    P341
  • 定價:

    330元
  • 作者:

    耳雅
  • 相關作者:

    繪Ao-7
  • 頁數:

    384頁
  • 開數:

    14.8x21x1.3
  • 裝訂:

    平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31211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31211
  • 出版社:

    平心出版-欣燦連
  • CIP:

    857.7.102006695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小說,散文
  • 產品分類:

    書籍免稅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缺書中
商品簡介


丁英之死、蛙跳凶手、與申家牽連的數起神祕事件──
待解的謎團一個個跟排隊似地找上了門,
就連入夜後的醫院也驚爆遭遇「喪屍」危機。
案情越來越曲折離奇,這場風波卻還只是剛揭開序幕,
災星齊聚的白氏照例逃不過命運的捉弄,
劇組所在的酒店竟一次遭到六名連環殺人狂光顧?!

東奔西走所抓獲的嫌犯每個都像是被操縱的傀儡,
幕後真凶究竟何時才會露出馬腳?
而誰又是趙爵正在追查、失控了的七代試驗品?
與此同時,一則靈異的都市傳說引起了SCI的注意。
徐列過去不肯提及的校園生活,還有跟「紅衣女」的故事,
也隨之意外揭露在眾人眼前……

本書收錄〈特殊檔案•巫師〉、〈智能凶手〉兩個案件。

作者簡介


耳雅,晉江文學作者,八○後天秤座,愛寫作愛畫畫,愛美食愛攝影,愛寵物愛花草,喜歡收集各種零碎且無價值的東西。脾氣溫和膽子奇大,以恐怖片和偵探小說為精神食糧,卻寫著各種溫馨美滿的故事,並偏執地在溫馨故事裡夾雜各種懸疑推理情節,堅持HE不動搖。
已出版作品《詭行天下》、《遊龍隨月》、《晟世青風》、《國相爺神算》、《S.C.I.謎案集》、《黑風城戰記》。

商品特色/最佳賣點


◎醫院遭喪屍入侵不要緊!殺人狂一次六個也「逮就補」!
身為警界扛霸子aka戰力天花板,SCI就是要拚死扭轉劣勢、扶善懲惡👮

◎警察逮捕犯人不稀奇,可當嫌疑犯是紅衣女鬼和AI科技……
這、這樣又該從何下手啦!Σ(°⑸°; 都最後一集了,劇情真的能圓滿落幕嗎?!

◎驚‼️本書將獨家刊出當紅一線男星那段不為人知的過往──
陽光開朗的癡情大狗狗(陳宓限定💗)徐列,他的笑容背後到底隱瞞著什麼祕密?

耳雅「鼠貓」題材超人氣現代長篇力作
SCI系列第五季精彩完結!

身為員警,打擊犯罪刻不容緩──
但他們最後要挑戰的對手,
卻是超自然現象和AI人工智慧?!

文章試閱


第八章
SCI辦公室裡,展昭接到了陳宓的來電。
陳宓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下。
展昭拿著手機呆掉了,懷疑自己聽錯了,又問了一遍,「你說燁叔抓住了三個什麼?喪屍?」
一旁,白玉堂以及SCI其他成員也都被吸引了過來──喪屍?
隔壁公孫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雷達系統,瞬間就衝過來了,邊跑還邊問:「什麼喪屍?誰說喪屍?」
展昭也無奈,只好跟白玉堂先去醫院,公孫把手上的活兒交給了馬欣和夏天,就擠上車子一起去醫院了。
展昭坐在副駕駛座上劈里啪啦按手機。
白玉堂問:「好端端的醫院怎麼會鬧喪屍?是衝著小玉米還是周浩?」
「不知道啊,趙爵不回我訊息!」展昭拿著手機急啊急。

而此時醫院裡,趙爵把手機揣在兜裡,正跟病床上的周浩聊天。
周浩看了兩張蛙跳男的畫像之後,說他認識其中一個,而他指的,還是蛙跳本尊的那張畫像。
趙爵倒是有些意外,周浩竟然認識蛙跳本人,那說明他倆的相遇可能是偶然的,而並非蛙跳設計的。
「什麼情況認識的?你對他有多瞭解?」趙爵聽到了腳步聲,邊問,邊抬頭看門口。
白燁走了進來,身後還跟著垂頭喪氣的蘇飛飛。
發生了剛才地下室的變故,徐列和陳宓估計SCI會來,也不急著回家,索性去陪小玉米了。
蘇飛飛現在還處於剛才那種人格分裂的狀態,白燁就帶她來找趙爵。另外,展昭那邊不斷訊息轟炸,問白燁趙爵為什麼不回訊息?
趙爵示意白燁等會兒,周浩也往門口看了一眼,突然張大了嘴,「蘇……蘇……」
他看來有些激動,床邊的生理監視儀器上顯示心跳和血壓顯著提高,醫生都跑過來了。
周浩指著蘇飛飛,話都說不清楚,表示──我女神!我偶像!我愛豆!
醫生們對著白燁和蘇飛飛擺手,兩人只好退了出去,在門口等。
「你回答好的話,一會兒讓她跟你合影!」趙爵指著周浩,讓他深呼吸,再激動心臟手術就白做了。
周浩趕緊調整呼吸,整個人都精神了,話也多了起來,「這人叫申彬,我們是一個社團的。」
「什麼社團?」趙爵不解,「黑社會啊?」
「學校的社團活動啦!」周浩強調,「倒吊人社!」
趙爵聽了有些莫名其妙,「什麼東西?邪教啊?」
周浩一臉無語,「是塔羅牌愛好者的一個社團啦!」
「那直接說塔羅牌愛好者社團不就行了嘛。」趙爵也很無語。
「倒吊人聽著比較炫酷!」周浩對趙爵吐槽他的愛好表示不滿。
趙爵擺手不跟他爭有的沒的,接著問:「所以呢?你們是算命的時候碰到的?」
周浩挺生氣,「我發現你這個人有刻板印象欸!為什麼塔羅牌就是算命啊!我們是研究塔羅牌文化來的!」
趙爵瞅著病床上的小鬼,耐著性子問:「說那個申彬!他也是你們社團的?」
「對啊。」周浩點頭。
「同學?」
「同校,他美術系的。」周浩回答。
趙爵皺眉,搞了半天還是個學生嗎?就拿出手機想讓蔣平查查……結果發現自己手機調成靜音了,那一堆訊息和未接來電啊……彷彿看到一隻張牙舞爪催他接電話的炸毛貓。
「你跟申彬熟嗎?」趙爵發了訊息給蔣平,讓他查一下周浩學校的美術系有沒有一個叫申彬的學生。
「還行吧,我倆小時候參加美術比賽的時候碰到過一次,算有點緣分。」周浩似乎是渴了,指了指床頭櫃上的水杯。
趙爵把水杯遞給他,讓他詳細說小時候美術比賽的事情。
「我小時候參加過一個繪畫比賽,是姨媽給我報的名。到了那兒發現參賽的人不少,我也不知道該畫什麼,就從姨媽那兒順了張牌,照著畫了。」周浩對著床頭櫃上的吸管努了努嘴,表示要用吸管喝水!
趙爵望天翻了個白眼,心說現在的小孩子真煩人,就給他抽了根吸管插在水杯裡,邊問:「什麼牌?」
「塔羅牌啊,我姨媽喜歡塔羅牌啊。」周浩回答說。
「那張塔羅牌是倒吊人嗎?」趙爵接著問。
「嗯。」周浩點頭。
「我就畫倒吊人了……」
周浩話沒說完,趙爵就打斷他,問:「你姨媽是幹什麼的?」
周浩眨眨眼,「我姨媽是醫生啊……心理醫生。」
趙爵就皺眉,「叫什麼?」
「管怡。」周浩見趙爵的表情有些微妙,就問:「你認識我姨媽嗎?」
「為什麼那麼問?」
「嗯……總覺得你倆有一點點像欸,你是不是也是心理醫生?」
聽到周浩這麼問,趙爵倒是覺得有些好笑,反問:「我像心理醫生嗎?」
「有點。」周浩繼續喝水,接著說他跟申彬小時候認識的過程,「我就照著卡片上的倒吊人畫畫,畫到一半,旁邊一個小朋友跟我借黃色的顏料,說他的用完了,我就借給他了,然後湊過去一看,哇塞!人家小天才,畫得那叫一個好嘞!」
趙爵從手機裡點出之前那張疑似是七代畫的畫作,給周浩看,問他,「是這張嗎?」
周浩盯著手機愣住了,然後點頭,「對啊!就是這張!」
「你那會兒跟他聊天了嗎?」
「我沒聊,我姨媽聊了。」
「你姨媽陪你去的?」趙爵問,「他們聊什麼?」
「就聊畫畫方面的,還有巫師和巫術什麼的,他還借了我的塔羅牌去看……」
趙爵點出水晶球裡放大的倒吊人的畫像,問周浩,「你的牌是這樣子嗎?」
「我去,這什麼呀……」周浩看了一眼直搖頭,「倒吊人哪兒有半截身子躺地上的呀!再說這怎麼躺成這樣,脊柱斷了嗎?」
趙爵聽到這話,突然伸手摸著下巴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,「斷脊……」
「你姨媽……」
「你怎麼老問我姨媽呀?」周浩好奇,「你認識我姨媽嗎?我姨媽單身哦!」
趙爵讓他逗樂了,「你知道你姨媽為什麼單身嗎?」
「要求高吧?」周浩顯然也挺認真琢磨過,「我姨媽可好看了!嗯……論外表你倆還挺登對!當然門口那個好像更帥一點……哎呀。」
展昭和白玉堂走進周浩病房的時候,就見趙爵抓著周浩腦袋上的頭髮正晃他,還說:「你可別給你姨媽亂介紹對象,你姨媽屬蜘蛛的,八隻腳還吃人你知道嗎?」
一群醫護驚駭地看著趙爵對一個臥床養病的學生使用暴力。
展昭擼了擼袖子過去拽趙爵,心說難怪你不回訊息啊,擱這兒欺負人呢!
白玉堂則是一臉的狀況外,公孫搓著手看看門口靠著牆的白燁和坐在椅子上打哈欠的蘇飛飛──不是說抓到喪屍了嗎?喪屍呢?
展昭好不容易才把趙爵拽開,趙爵的手機就響了,摸出來一看是蔣平回過來的。
蔣平說美術系沒有一個叫申彬的學生,他把全國叫申彬的都查出來了,全部做了面容比對,也沒有跟蛙跳凶手相符的。
「你們學校美術系沒有一個叫申彬的學生。」趙爵對正整理髮型的周浩說。
周浩愣了,「哈?什麼叫沒有?他分明是美術系……」
說到一半,周浩似乎是想起了什麼,摸著下巴自言自語:「難不成他不是我們學校的?」
展昭不解地看著趙爵──你們說什麼呢?我讓你問的問了嗎?
「你們小時候參加繪畫比賽之後,有再見過面嗎?」趙爵邊示意好奇的展昭等會兒,邊接著問周浩,「你姨媽問起過或者跟你提起過他沒有?」
「沒有啊,我是大一組織社團活動的時候碰到他的,你也知道我們這種塔羅牌社團屬於冷門中的冷門,人家都沒興趣參加的。那天我就在發傳單,申彬正好路過,我就認出他來了。」
「你認出他?這麼多年不見你一眼就認出他來了?」趙爵問。
展昭努力想加入話題不過不知道前因後果,急得要命。
白玉堂問白燁喪屍在哪兒。白燁說在急診室呢,剛才醫生給他們做了檢查,說是中毒了。
白玉堂就對展昭示意了一下,先跟公孫去急診室看看情況了。
「我記性很好的。」周浩指著自己,還挺得意地說,「從小姨媽就給我做特訓,教我怎麼增強記憶力之類的,所以我成績也好。」
趙爵望了望天。
周浩有些懷疑地看他,「說起來,你是不是跟我姨媽有什麼過節?難不成是有一腿……哎呀!」
周浩沒說完耳朵就被趙爵揪住了,展昭趕緊把他拽開。
趙爵拿著吸管抽周浩,「你問問你姨媽她長那麼大臉了嗎!還有一腿?都說了你姨媽屬蜘蛛的,八條腿!」
展昭有些無語,「他姨媽到底是誰啊?」
趙爵氣不打一處來,「管怡。」
展昭就一愣,看看周浩,又看看趙爵,「之前給侯穎琪看病的也是管怡,她跟這個案子有什麼關係嗎?話說,你認識管怡?之前提起她名字你就怪怪的。」
周浩邊揉耳朵邊有點八卦地看趙爵,拿過床頭櫃上的手機說要跟姨媽告狀。
電話還真打過去了,不一會兒通了,周浩就撒嬌說:「姨媽,有人欺負我!」
說著,問趙爵,「你叫什麼來著?」
趙爵伸手拿過他的手機,遞給展昭。
展昭示意他接。
趙爵「嘖」了一聲。
展昭無奈接起電話,「管博士,我是展昭。」
那邊管怡愣了一下,「哦……展博士啊,讓你旁邊那人接電話吧。」
展昭瞄了趙爵一眼,把手機給他。
趙爵不肯接。
展昭就問管怡,「我開擴音可以嗎?」
「呵。」管怡笑了,回答說:「可以。」
展昭按了擴音鍵,管怡的聲音傳來,「教授?」
趙爵望天。
展昭斜眼看著他──人叫你呢,吱個聲啊!
周浩也好奇,「你是教授嗎?這麼年輕啊?是天才?」
「是天才裡的天才。」管怡那邊話裡帶著笑意,「也是惡魔裡的惡魔。」
展昭回憶了一下管怡這個人……管怡是心理學界很權威的一個存在,年紀嘛也不大,四十多,展昭在一些論壇上見過她幾次,漂亮還很時尚。之前有一次他參加完會議白玉堂來接他,當時正好碰到管怡打了個招呼。白玉堂還挺驚訝管怡是個學者,說她鍛鍊得很好的樣子,感覺有些身手。
展昭來回琢磨了一圈,就看趙爵──她以前是組織的人,還是也是組織試驗品之一?
趙爵又「嘖」了一聲。
管怡似乎能猜到這邊陷入片刻沉默的時候,眾人在想什麼,回答說:「我以前做過教授的助手,白燁在嗎?」
門口,白燁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管怡那邊就笑說:「你什麼時候甩了教授,記得來找我……」
話沒說完,趙爵搶過手機就要開窗丟出去。
展昭趕緊搶下來。
周浩一臉八卦地看看門口的白燁又看看趙爵,「原來如此……我姨媽果然有眼光……哎呀!」
展昭無奈地看著再次挨打的周浩,這小孩兒嘴巴也挺欠,屬於討打型。
不管趙爵,展昭拿起手機問管怡,「有人冒用妳外甥的身分……妳還記得妳之前治好侯穎琪的那個事情嗎?」
管怡那邊聽完,問:「誰冒用周浩身分?冒用他身分表示知道他住院,那是跟他接觸過了?是個危險人物嗎?」
「是個連環殺手……」展昭看了看趙爵,「叫申彬?」
趙爵點頭。
「申彬……」管怡想了想,問:「教授,丁英之前有聯繫過你嗎?」
趙爵停下揪周浩頭髮的手,「丁英死了。」
「你們弄錯了。」管怡突然說,「丁英要找的七代並不是申彬!申彬根本不是七代。」
展昭和趙爵對視了一眼。
「我外甥可能有危險,你們照顧好他我馬上過來。」管怡似乎挺著急就掛了電話。
這邊展昭和趙爵疑惑地看著周浩。
周浩也一臉茫然。
這時,門口傳來了滾輪的聲響,門口的白燁抬頭,就見走廊那頭,有個護士推著輛小車,正往這邊走過來。

周浩的病房門口,一個年輕的護士推著一輛小車走了過來。
白燁看著她走近,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,似乎……就是個護士。
那護士車上都是各個病床的藥,她一間一間換過來,走到周浩這間時,周浩似乎跟她挺熟,笑嘻嘻就叫「姐姐」。
展昭和趙爵都抬頭看。
護士小姐姐推著車進來,熟練地拿起一袋點滴,要給周浩換藥。
展昭忽然阻止,「等一下。」
護士拿著藥袋看著展昭。
展昭問:「這是什麼藥?」
護士說是鎮痛的,今天最後一包,掛完就沒有了。
周浩見眾人似乎有些緊張,就擺擺手,「每天差不多都是這點藥……」
「所以每天都是這個時候取藥、換藥,有一個固定的流程是嗎?」展昭問,「連分藥的順序都是?」
「對啊。」護士點頭。
展昭和趙爵同時看向那一袋藥。
「你覺得呢?」展昭問。
趙爵想了想,「嗯……八成是有點問題。」
展昭問護士能不能重新拿一份藥來給周浩換上。
護士有些不解,不過還是去藥房重新取藥了。
展昭拿了個證物袋,把那袋藥放了進去。
周浩盯著展昭看,默默拽起杯子,這會兒終於是有點覺得害怕了。
展昭和趙爵都盯著他搖頭──算你命大啊,不過之後怎麼樣就難說了……被連環殺手盯上還能好得了?
周浩可憐巴巴看著兩人。
這時,電梯門打開,一個提著個大包的女人衝了出來。
這位看起來三十多歲,一頭深紅色的短髮,臉上的妝化得跟喝醉了似的,豹紋裙和長筒靴……
展昭和趙爵歪著頭看著這位,跟印象中那個特別幹練的管怡有點對不上。
連周浩都張著嘴看著自家姨媽──這是換風格了嗎?
管怡跑進來,一甩手把包丟給了旁邊的白燁。
白燁下意識地一接,皺眉看了一眼包裡,納悶是裝了鐵還是什麼……怎麼那麼重?
一看還真是裝了鐵,包裡倆啞鈴還有一件風衣。
白燁疑惑地拿出啞鈴──這是剛健身完過來嗎?
管怡進屋就抽了張卸妝紙擦臉,順便一拽紅色的假髮,丟回了包裡,露出了黑色的披肩髮,繞了兩圈紮了起來……
她從包裡拿出一件白風衣穿上,整個「變裝」過程在三十秒內完成,熟練得展昭都懷疑她謊報職業了。
換完衣服,管怡過來先捧住外甥的臉檢查了一下,見人沒事才鬆了口氣。
白燁把包拿進來,放到了床邊。
展昭和趙爵也疑惑地看著包裡的兩個啞鈴。
「來得急了,沒找到稱手的傢伙。」管怡邊說邊示意了一下兩人,示意──外面說。
展昭和趙爵跟著她出去,管怡指了指周浩,「睡覺!」
說完就關上了門。
展昭直接問管怡,「妳說我們搞錯了?」
管怡點頭,「無論你們要抓的是誰,那個人都不是七代!或者說,不是正常的七代!」
展昭和趙爵都皺著眉頭盯著她──什麼意思?
「因為……」管怡壓低了聲音,小聲說,「我外甥就是七代!」
展昭和趙爵都一愣,兩人對視了一眼,一起問:「周浩是……」
管怡忙擺手示意兩人小聲,「所有七代都有先天性疾病,大多數都是心臟疾病……就跟我外甥一樣的情況!」
展昭和趙爵都想到了小玉米的情況──原來如此啊……
「可丁英打電話跟我說有一個七代失控……」趙爵十分罕見地露出了迷惑的表情。
「那是個女孩兒!」管怡解釋道,「而且還很小!根本沒能力殺人!」
「很小?」展昭和趙爵都下意識地想到了小玉米,「那個送到白氏的嬰孩嗎?」
「嬰孩?」管怡似乎有些茫然,「不是啊,丁英說她五歲了。」
「五歲?」展昭和趙爵越聽越糊塗──最近有出現五歲的小女孩兒嗎?
正聊著,去急診室查看那幾個「喪屍」狀況的公孫和白玉堂上來了。
「怎麼樣?」展昭問兩人。
「剛洗胃,三個都沒死,但是中毒了。」公孫直搖頭,拿著三個證物袋,「他們可能吃了某種毒菇,產生了幻覺,具體還得回去檢驗。」
展昭把那袋藥也遞給他,說這個也驗一驗。
公孫拿了東西,跟白燁一起帶著蘇飛飛先回SCI。
展昭瞅著蘇飛飛還是個人格分裂的狀態,也不知道是米還是飯,很臭屁的樣子。不過似乎挺怕白燁的,不知道怎麼回事……展昭這會兒糊塗著呢,誰是七代他已經搞不清楚了,趙爵也沒搞清楚。
兩人讓蘇飛飛去SCI的休息室等著或者跟白燁回別墅去,總之別一個人待著,有危險。
白燁帶著人一走,白玉堂先把周浩安排到了小玉米的病房隔壁,都加強了警備。
忙完這倆病患「七代」,四人到了隔壁的空房間接著聊。
展昭剛才趁著眾人忙碌的時候,詢問了趙爵──管怡可靠嗎?她會不會跟這案子有關係?
趙爵說管怡的嫌疑大概可以排除。
展昭跟他要證據。
「嗯……總體來說她這裡還挺正常的。」邊說,趙爵邊指了指太陽穴的位置,「另外就是,她的戰鬥力還挺強的。」
展昭也想起之前白玉堂評論管怡的時候,說過她身手應該不錯,鍛鍊得很好。
可這兩點理由顯然說服不了展昭。
趙爵嘆了口氣,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……她是個極度嚴重的顏控。」
展昭眨眨眼,覺得越說越離譜了,「顏控?」
「嗯哼。」趙爵一聳肩,「要她殺丁英,她會嫌丁英禿頭又油膩,下不去手。讓她跟蛙跳合作,她會因為蛙跳太醜而拒絕的……總之就是……」
趙爵指了指前方。
展昭順著他指的方向看,發現管怡正跟白玉堂聊天呢。阿姨看帥哥看得心情愉悅,還拿出手機合了個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