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怎麼 又回到這裡

原文書名:ネギアアろ


9789869892414怎麼  又回到這裡
  • 產品代碼:

    9789869892414
  • 定價:

    360元
  • 作者:

    土反元裕二
  • 譯者:

    陳系美
  • 頁數:

    200頁
  • 開數:

    13.5x19.4x1.65
  • 裝訂:

    精裝
  • 上市日:

    20210705
  • 出版日:

    20210705
  • 出版社:

    光生出版-魔幻時刻
  • CIP:

    854.6
  • 市場分類:

    戲劇小說
  • 產品分類:

    書籍免稅
  • 聯合分類:

    文學類
  •  

    ※在庫量大
商品簡介


「雖然我們是兄弟,但不是家人。
雖然是兄弟,但我們是外人。」
?元裕二所描寫關於親情手足之間,滑稽又感傷的愛之物語。


蟬聲不絕於耳的夏天傍晚,東京夏日樂園附近的加油站,空氣中漂浮著汽油味。
年輕男店長和古怪的打工小姐話不投機的聊天中,店長同父異母的哥哥帶著女護理師突然來訪。

父親為何死了?
其中隱藏著什麼秘密?

點不著的打火機、自動鉛筆、黃色救護車
骯髒的毛巾、不知去處的明信片、忽然轉動的電風扇……。

荒誕諷刺的絕妙對話中,事件裡層慢慢被掀開,
兄弟之間各自懷抱的過往與祕密也隨之展現。
又回到此處嗎?
能回到原點嗎?
令人意想不到的翻轉結局。

❤日本讀者感動分享❤
「能揪出每個人心中在意的點,讓人對人性黑暗面產生同理心,只能讚嘆不愧是?元先生啊。」
「很有趣,我是第一次讀劇本。在最低限度的背景交代裡,輕快又獨特的台詞節奏,不禁聯想到漫才或是落語。
?元先生一樣很擅長描寫有苦難言的人。」

「應該是喜劇吧?這麼想的時候,突然變成毛骨悚然的場景,真是不能大意啊。
異樣的緊張感,卻又冷不防噗嗤笑出,拍案叫絕的平衡感不禁擄獲我的心。」

「劇中人個個奇葩,對話雖輕鬆逗趣,但隨著緊湊情節的展開,最後令人心頭一揪,不禁落淚。
果然越是弱、越是狡猾、越是沒救的人們才令人憐愛,超療癒。」


作者簡介


?元裕二
日本知名劇作家,東京藝術大學教授。
他的創作風格獨樹,用最細膩的戲劇風景,書寫出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共感。作品推出屢成話題,亦曾被多國翻拍,是備受海外注目的日本劇作家。

主要電視連續劇作品:《東京愛情故事》、《我們的教科書》(第26屆向田邦子賞)、《Mother》(第19屆橋田賞)、《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》(日本藝術選獎新人賞)、《Woman》、《離婚萬歲》(日本民間放送連盟最優秀賞)、《四重奏》(日本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賞)、《追憶潸然》、《anone》、《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》等。


譯者簡介


陳系美
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,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,專攻日本近代文學,現為專職譯者。近期譯有:平野?一郎《日間演奏會散場時》、《那個男人》,北野武《全思考:吧台旁說人生》,三島由紀夫《鏡子之家》,太宰治《人間失格》、《維榮之妻》,夏目漱石《三四郎》,山田詠美《賢者之愛》等書。

商品特色/最佳賣點


「獻給所有荒謬人生中,堅韌生存著的人們。」
《離婚萬歲》、《四重奏》、《Mother》、《東京愛情故事》、《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》日本知名劇作家?元裕二所描寫的懸疑夏日篇章。

★入圍有日本「舞台劇劇本芥川賞」之稱的第63屆「岸田國士舞台劇劇本賞」。

?元裕二以最擅長的對話台詞,透過四位登場人物機趣橫生的對白,開展出殘酷無奈,卻又細緻溫柔的故事,充分呈現?元裕二的故事魅力與獨特纖細的世界觀。
讓人捨不得讀完的動人故事,留下餘韻無窮的感受。

【名家推薦】
導演-鄭有傑、旅日作家-張維中、劇評/作家-馬欣、作家/編劇-劉梓潔。

* 台灣版獨家收錄?元裕二原刊載於舞台劇節目手冊的專文,難得分享點滴回憶,透露親情羈絆,也可見劇作誕生緣起。

* 珍藏精裝版,隆重上市。

文章試閱


兩人像相撲一樣推來推去。

根森:妳滾出去啦!
示野:祝你踩到了樂高!
根森:蛤?
示野:你踩到樂高,向後退又踩到一個!
根森:……妳坐計程車每次到達目的地的瞬間,跳錶就往上跳!
示野:你每次打開超商飯糰,海苔都會破掉!
根森:看得到海或富士山的時候,妳每次都坐在通道的另一邊看不到!
示野:卡在你齒縫的胡椒,幾個小時後才出來嗆你!
根森:……妳坐計程車,跳錶一直往上飆!
示野:把你珍愛的寶貝漫畫拍成電影!
根森:(想不出來)……
示野:還出現原著沒有的女主角!

   根森被示野推倒,踉蹌跌坐在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寶居:昨天晚上三鷹發生了一起女性被潑煤油的案子。
根森:啊?
寶居:還有六本木之丘的蜘蛛雕像,腳被折斷了一隻。
根森:這應該不是吧?雖然是個不得了的事件。
寶居:還有昨天,我去超商買的便當,放在袋子裡被擺成直立的。
根森:這對妳可能是個大事件啦……
寶居:會發生什麼事都不足為奇喔。因為現在店長覺醒了。
根森:覺醒?
寶居:這種事還滿常見的喔,例如有人會說自己其實是金星人,表明真實身份。
根森:哦。
寶居:被人家問說,妳是火星人吧?我說不是,結果我的鞋子被藏起來。
根森:妳是個幻想規模很大,惡搞規模很小的人啊。(想起近杉)妳以前就發現他有那一面嗎?
寶居:根森先生,你去動物園看長頸鹿,會覺得牠脖子很長嗎?看到斑馬會覺得牠身上一條一條的嗎?
根森:會啊。
寶居:長頸鹿看到你,也會覺得你脖子很短喔。斑馬看你也覺得,哇∼這個人好素喔。
根森:蛤?
寶居:我只是想說,別以為素色是理所當然的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登場人物
近衫祐太郎 加油站店長(25歲)
根森真人 小說家(42歲)
寶居鳴美 加油站打工人員(31歲)
示野香夜子 護理師(25歲)



   夏日某個黃昏,離東京夏日樂園最近的加油站,服務區建築物裡。
   出入口在後方,加油區在外面。
   屋裡設有收銀櫃台,後方有廚房。
   有客人用的桌椅、沙發、洗手間的門,連接二樓的樓梯。
   牆上釘著洗車費用與販售油品的價目表。
   電風扇開著,將手工洗車價目表吹得向上翻捲。
   攜帶式汽油桶散亂一地。
   寶居鳴美(31歲)穿著加油站制服,轉著指尖陀螺下樓。
   她跨過地上的汽油桶,往椅子一坐。
   將雙腳放在另一張椅子上,慵懶地轉著指尖陀螺。
   近杉祐太郎(25歲)穿著加油站制服從外面進來。
   脖子掛著髒兮兮的毛巾,今後他也離不開這條髒毛巾。
   他抱著一籃洗好的毛巾。
   由於寶居坐在桌子那邊,他只好先將毛巾籃放在櫃台。
   將亂放的攜帶式汽油桶重新放好。
   留意到釘牆上的價目表快掉落了,他關掉電風扇,將圖釘確實釘牢。
   近杉在櫃台邊摺毛巾邊說。

近杉:這些新毛巾,從開始用已經洗過三次了,為什麼還是不吸水呢?真是的,新毛巾就是不吸水啊。感
覺很像aiko的歌詞吧。這該不會是防水毛巾吧?可是防水就不是毛巾了呀,又不是用來遮雨的傘。
寶居:店長,你一直在自言自語喔。
近杉:我剛才在跟妳說話喔,寶居小姐。

   寶居沒回答,繼續轉她的指尖陀螺。

近杉:不好意思,剛才麻煩妳做的事……
寶居:(不耐煩地嘆口氣)哦,好。

   寶居站了起來,將兩桶不同顏色的攜帶式汽油桶排在一起,打開蓋子,
   插入抽油泵。
   操作抽油泵,開始將一桶攜帶式汽油桶的汽油灌到另一桶裡。
   可是抽油泵好像有破洞,汽油咻地飛濺出來。
   寶居停手看了一下,又繼續操作。
   汽油又咻地飛濺出來。
   近杉錯愕地在一旁看著。
   寶居又開始操作,汽油又飛濺出來。

近杉:(實在忍不住)有破洞吧?

    寶居像是沒聽到似的,繼續操作。

近杉:我猜是破洞了。抽油泵有破洞。

   寶居操作,汽油高高地噴濺而出。

寶居:(凝視抽油泵)會不會是抽油泵有破洞啊?
近杉:(一副我剛才說過了的樣子,點點頭)

   寶居心想這下沒救了,把東西放著又坐回椅子,雙腳跨在另一張椅子上,
   又開始轉指尖陀螺。
   近杉瞠目結舌,只好自己拿毛巾去擦灑在地上的汽油。

寶居:今天啊,我已經決定要悠哉地過日子。
近杉:啊?
寶居:首先呢,我決定這個禮拜要悠悠哉哉地過。
近杉:啊?哦,可是……
寶居:今年,我也決定悠悠哉哉地過。今年我想去看很多物產展。
近杉:什麼物產展?
寶居:看到時候有什麼展啊。我可不是現在才想到要過得悠哉一點喔。
近杉:可是我們還沒打烊,還有客人會來。
寶居:(覺得掃興,小聲說)到時候我當然會工作啊。
近杉:(不好意思地點頭)

   近杉擦完地板。

近杉:肚子餓了啊。
寶居:(疑惑是誰餓了,看向近杉)
近杉:我在跟妳說話。這裡只有兩個人在,所以我說話就是在對妳說。
寶居:我看過五個人同在一個房間裡,每個人都自言自語喔。
近杉:……(自言自語)肚子餓了啊。

   近杉看看冰箱裡有什麼,發現有個袋子裝了很多杯子果凍。
   他取出一個,打算撕開蓋子來吃。

寶居:店長,那不可以吃啦!
近杉:啊?是妳的嗎?
寶居:那不是給人吃的,是獨角仙吃的果凍喔!
近杉:獨角仙?哦,這是飼料啊?
寶居:人吃了會拉肚子。
近杉:真的假的?這就慘了。不能吃、不能吃。

   近杉說著,想把果凍放回冰箱。
   可是突然又停手,定定地看著果凍。
   寶居默默地轉著她的指尖陀螺。
   近杉用指尖戳了戳果凍,忽然抓起來,一口氣撕掉蓋子,吃了。
   接著又吃了一個,然後又吃了一個。
   此時,根森真人(42歲)從門口進來。
   穿著綠色外套,繫著胭脂色領帶。
   近杉連忙吞下果凍,將果凍空杯塞進口袋。

近杉:歡迎光臨……

   但森根立刻轉身走出去。
   正當近杉納悶之際,森根又帶著示野香夜子(25歲)進來了。
   示野一臉嘔氣鬧彆扭的模樣,根森催她坐在沙發上。

森根:坐下。對,坐下。嗯嗯,坐下。

   示野不情願地坐下。

根森:(環顧店內)這一帶真是不管哪裡都很殺風景。
近杉:(凝視根森)……

   根森發現近杉在看著他,「啊」了一聲。

根森:啊,不好意思,那個……
近杉:好。啊。(指向外面)
根森:不是。
近杉:啊?(指向外面,中間,又指向外面)
根森:不是不是。
近杉:啊?
根森:不,不是車子。
近杉:哦,是。啊,咦?呃……
寶居:有什麼事嗎?
根森:(對寶居說)啊,不好意思。那個……我,那個……我姓根森。
近杉:根森先生。
根森:是。那個……
寶居:(對近杉說)可能是東京無線的人吧?(註:東京無線是計程車公司,一般駕駛都繫胭脂色領帶。)
根森:蛤?

   寶居針對根森的服裝說。

寶居:你是東京無線的人吧?
近杉:啊∼
根森:(看自己的外套)不是。
寶居:領帶也是。
根森:這些都是在米蘭買的。
寶居:可是,如果要今天跟你擦身而過的人投票,覺得「是東京無線的人在休息」,一定多過「啊∼那是在米蘭買的」。
根森:不管別人怎麼想,我是為自己而穿。
寶居:如果是這樣,我覺得很好啊。
根森:……(與近杉對看)嗯?
近杉:我覺得為自己很好。
根森:嗯?

   示野忽然起身要走出去。
   根森追上去抓住示野的手腕,把她帶回來。

根森:坐下啦。

   根森不慎踢倒攜帶式汽油桶,連忙扶正。

根森:啊,對不起。呃,那叫什麼來著,啊,那個,這裡的店長是嗎?呃,近杉先生,有位叫近杉祐太郎的先生在嗎?
近杉:我就是。
根森:啊,是你啊。啊,近杉先生。啊,你好,我是你的哥哥,相當於哥哥的人。
近杉:哥哥,相當於哥哥的人?
根森:是的,我姓根森。很高興見到你,我是哥哥。
近杉:(一頭霧水)我是弟弟。
根森:啊?你知道啊?
近杉:(側首不解)
根森:我是你父親的……(忽然又覺得好笑,似笑非笑)你剛才明明不懂還說「我是弟弟」?
近杉:對不起。
根森:不,沒關係、沒關係。那個,呃,我是你父親,呃,你父親是靜男先生吧。我是這位靜男先生的……

   寶居推推車過來,要運走攜帶式汽油桶。

根森:(連忙避開)不好意思……

   根森很自然地坐下,近杉也坐下。

根森:應該說是你的母親吧,靜男先生和你母親在一起之前,生下你之前,在上一個家庭,我是那個家的兒子,第一個家庭的兒子。你聽得懂我現在的說明嗎?
近杉:(側首不解)
根森:呃,用有點奇怪的說法說就是,我是同父異母的哥哥,你是弟弟。
近杉:啊,啊∼啊∼啊∼∼
根森:你懂了?
近杉:你是做書的人?
根森:對對對,一般稱為作家。我是小說家,從東京來的根森。
近杉:啊啊啊∼,是。(小拍手)
根森:啊,不好意思。呃,那個……
近杉:這裡是東京。
根森:嗯?哦,這裡是秋留野市,(指向外面),東京夏日樂園。
近杉:是的,就在旁邊。
根森:哦,是東京沒錯。所以我是從東京來東京的,你的哥哥。
近杉:我看過你的照片。
根森:照片?我的?啊,在書裡看到的?
近杉:是夜店的。
根森:啊,有有有,登在雜誌裡的吧。
近杉:(指向根森)你坐在夜店裡,然後(把衣服)這樣翻起來。
根森:對對對。
近杉:女生用筷子從這邊(兩側),這樣。
根森:夾乳頭,用筷子夾乳頭吧。對,我有在反省了。今天我來拜訪你,是因
   為父親離開我家已經二十五年了,聽說你母親也過世了,我母親也是,
   我也很久沒見到他了。……你最近有見到他嗎?你有見到我爸爸?也就是你父親嗎?
近杉:嗯?
根森:你最近有見到父親嗎?
近杉:寶居小姐,火腿餿掉是什麼時候?
寶居:前天。
近杉:前天見過他。
根森:那你當然知道他的現況囉?
近杉:啊,不對。寶居小姐,把鼻屎黏在帳單上是什麼時候?
寶居:星期五。
近杉:不好意思,是星期五見過他。

   根森心想他在說什麼呀,拿起帶來的瓶裝水喝,不料裡面沒水了,只好死心放下。